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路见不平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路见不平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初二,店子都关门歇业了,东角楼巷里都是些家族败落后,家中日子过不下去,趁着过年期间,把家里一些东西倒腾出来换银子花。货的品种多而杂,摆得也不算太整齐,想要买喜欢的东西,得费点时间慢慢淘。

    沈丹遐在莫失莫忘左右陪护下,跟在沈柏寓和陶深的后面,东瞧西看,没问价,沈柏寓看上一个小铜炉,沈丹遐凑过去问道:“小哥,这是做啥用的?是香熏炉?不像啊。”

    沈柏寓鄙夷地斜她一眼,道:“妹妹,你这啥眼力界,这不是香熏炉,这是错金云纹三足鬲。”

    “干啥用的?”沈丹遐问道。

    沈柏寓还没来得及说,陶深笑道:“炊具,煮东西吃的。”

    沈丹遐撇嘴,“小哥是俗人,买东西都挑俗气的买。”

    “这鬲多少钱?”沈柏寓对妹妹的埋汰不在意,笑问摊主道。

    摊主是个长着小胡子的男子,笑道:“这个鬲,小兄弟你要,就便宜卖你,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你还说便宜!你当天上掉银子呢?”沈柏寓着急地嚷道。

    “小兄弟,这是古物,你瞧瞧,你瞧瞧,这上面的铭文。”男子指着鬲的一足,“这是大官才用得上的鬲。”

    “行了,别说那些,你要买,我给你五十两。”沈柏寓这价还得够狠。

    “小兄弟,你再加点。”男子讨好地笑道。

    “五十一两。”沈柏寓果真加了一点,沈丹遐被他给逗乐了,在旁边捂嘴偷笑。

    男子没想到这人如此“耿直”,表情一僵,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兄弟,你再加点。”

    “没法加,我身上就五十一两银子,你肯卖就卖,不肯卖,那就算了。”沈柏寓很光棍的道。陶氏怕两个儿子学外头那些权贵子弟,寻花问柳,对两人的银钱管得紧,再者先前又没约好来这里,他今天还是因为过年多带了些银子在身上,平时身上就十几两银子。

    “罢了,今天开张第一笔生意,这鬲就亏点卖给你算了。”男子装模作样的道。

    沈柏寓买了这个鬲,把身上的银子全用光了,接下去就是光逛不买了;沈丹遐杂七杂八的买了一堆零碎东西,什么四神温酒炉、什么铜錾花八宝纹手炉、什么方耳象头足盏式铜香炉、什么鎏金鹦鹉纹提梁银罐。这些东西,沈丹遐总共花了一百二十七两银子。陶深和沈柏寓花光了身上的银子,用一百两银子买块木头,据摊主说那是一块适合做琴的桐木。沈家兄妹不懂这个,陶深很高兴,他已来逛过几次,今日总算如愿以偿。

    三人都买到符合自己心意的东西,准备回家,没走多远,一阵悠扬的歌声传了过来,“……一春能得几晴明?三月景,宜醉不宜醒。残花酝酿蜂儿蜜,细雨调和燕子泥。绿窗春睡觉来迟。谁唤起?窗外晓莺啼。一帘红雨桃花谢,十里清阴柳影斜……”

    “这词听着有点意思,小表哥,九妹妹,我们过去听听。”陶深喜音律,听到好词好曲,就走不动道。

    大过年的,街上的行人不多,一眼就看到街角处有个年约十五六岁,怀抱琵琶的粉衣少女,她边弹琵琶,边唱曲,在她身边坐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唱完一曲,那老者拿起地上的瓷碗,向围看的人讨要赏钱,新年新岁,来街上闲逛的人身上多少都带了钱,有一个人带头丢了铜钱进去,其他人也就跟着丢了。陶深向沈丹遐借了三枚铜钱打赏。

    收了赏钱,老者又坐回长条凳上,继续拉二胡。那少女唱道:“春雨濛濛,淡烟深锁垂杨院。暖风轻扇,落尽桃花片。薄幸不来,前事思量遍。无由见,泪痕如线,界破残妆面。”

    这首词少女重复了一次,唱到前事思量遍时,从旁边的巷子走出一群游荡子弟,看到他们这群人过来,除了陶深这个沉迷在音律中的人,其他人包括沈家兄妹在内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有怕惹祸上身的,毫不迟疑,拨脚就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这妞,模样长得不错。”

    “瞧瞧她那腰肢,扭起来一定很骚。”

    “她脸蛋又白又嫩的,摸起来肯定很舒服。”

    那群浪荡子七嘴八舌,说着各种下流的话调戏卖唱的女子。歌女红着脸,低着头,不予理会;拉二胡的老者强忍着怒火,可是这群人越说越不堪入耳,苦苦央求道:“各位公子,小老儿带着小孙女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还请各位公子高抬贵手,饶过小老儿祖孙,小老儿祖孙这就速速离去。”

    锦都是天子居住的地方,欺行霸道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这群浪荡子其中的一伙,每群浪荡子都有依仗的人,这群依仗的是蔡家的势。为首之人是宫中丽嫔的弟弟蔡灿,丽嫔为当今圣上诞下三皇子,一跃成为皇亲国戚。蔡家久贫乍富,根基太浅,露出小人得志的猖狂嘴脸,这个蔡灿在锦都东角楼这一带胡作非为,令老百姓深恶痛绝。

    可惜老者这番话并不能让这群人收敛,反而越发的肆无忌惮,有几个还要上前去拉扯那少女。那少女左躲右闪,避开那些伸过来作恶的手。自沈丹遐从鲁泰回锦都的路上,买下大丫那七个丫头,差点惹出祸来,被沈柏密教导数月后,她就明白这天下不平之事太多,管不过来,而且她也没能力去锄强扶弱,现在就算身边有莫失莫忘,她也不会轻易去冒这个险,不愿救人不成,反把自己给搭上。

    沈丹遐不打算管这事,可她光顾着拉走还要琢磨歌词的陶深,却不想沈柏寓看到那歌女垂泪,起了怜香惜玉之心,怒吼,“住手!”

    “嗬,哪来得臭小子?敢管小爷的事,滚一边去,要不小爷我连你一块打。”蔡灿嚣张地道。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你们目中可还有王法?”沈柏寓质问道。

    “王法?哼哼,小爷我就是王法。”蔡灿歪着嘴,手一抬,示意他的手下抓人打人。

    沈柏寓上前去护那歌女,他的小厮愣了一下,赶紧上前护主;沈丹遐见他们人多,怕沈柏寓主仆吃亏,道:“莫失莫忘,你们去把二少爷救出来。”

    莫失莫忘对视了一眼,莫失留着沈丹遐身边,莫忘过去救人;陶深也让他的小厮去帮忙,他则护着沈丹遐往后退到一家店的台阶上去站着,免殃及池鱼。

    因两人出了声,引起了那伙人注意,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看着被一身红衣衬得粉雕玉琢的沈丹遐,大声喊道:“灿哥,灿哥,这里还有个小美人儿,长得比唱曲的小妞还美。”

    蔡灿扭头一看,果然如此,那卖唱的女子漂泊四方讨生活,虽长得秀丽,但眉宇间还是染上了风尘,而沈丹遐是在家里娇养的姑娘,衣着精致,容貌气质自然要远胜那卖唱的女子。蔡灿大喜,双手互搓道:“小爷今天走桃花运,好好好,把她们全带回去给小爷我做小夫人。”

    沈丹遐在沈柏寓出声时,就知道事情不可善了,却不想蔡灿如此色胆包天,连她的主意也打。蔡灿淫笑着朝沈丹遐走过去,“小美人,告诉灿哥哥,你叫什么名?过来过来,让灿哥哥好好疼你。”

    沈丹遐抿紧了唇角,眸色微沉。

    “蔡公子,请你自重,速速离开。”陶深拦在沈丹遐面前道。

    蔡灿眯了下眼,问道:“你是谁?这小美人可是你妹子?大舅子,你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妹子,让她吃香的……”

    话没说完,就被莫失一脚给踹飞了。

    蔡灿摔地上一下爬不起来,躺在地上翻白眼,跟着他一起的人都慌了,大声嚷嚷着,“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莫失,你没把他踢死了吧?”沈丹遐问道。能养出蔡灿这种小恶霸的人家,不是个讲理的人家,无意招惹上,已经够麻烦的了,要把人弄死了,这仇可就结大了,会不死不休。

    “没有,奴婢用得是巧劲,他死不了,昏厥过去而已。”莫失笑道。

    沈丹遐松了口气,这样就好。

    这一嚷嚷,把站在旁边围观的人吓走了大半,趋吉避凶,人之常情。蔡灿被莫失一脚踢昏,震慑住了那两个想靠近沈丹遐的人,也让陶深悬着的心落下一半,他刚才还担心他一人在这边,护不住沈丹遐,却不想九妹妹的丫鬟这么强悍。沈丹遐这边没事,莫忘那边却有点束手束腿的,那些浪荡子打不过她,可是会躲,常往沈柏寓身边凑,莫忘怕误伤沈柏寓,没法尽全力对敌,变成持久战。

    这时一辆马车恰好经过,车夫看到站在店门口的沈丹遐,回头对车内道:“大人,是沈家九姑娘。”

    “停车。”车内的人道。

    车夫勒停了马车,车门拉开,坐在车内的人是一身贵公子打扮的徐朗,他生母的亲大哥彭笙,年前回京述职,现住在酸枣巷,他过去给亲娘舅拜年,途经东角楼。

    “小九妹。”徐朗跳下马车,朝沈丹遐走去。

    “朗哥哥。”沈丹遐喜出望外。

    ------题外话------

    抱歉,昨天右手肩关节痛得厉害,跟以前左脑长肿瘤时的情形很相似,我担心是不是右脑这边也长肿瘤了。去医院,可是做磁力共振的人太多了,我的号排到了今天下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