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新年新岁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新年新岁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小九妹,别怕。”徐朗顾不得在外面,扯开斗篷将沈丹遐整个人罩住,他的小姑娘,如此美好,那些龌龊之人色迷迷的目光,是对她的冒犯。

    “我不怕。”沈丹遐在他怀里仰着小脸,笑得杏眸微眯。她相信莫失能护她周全。

    有徐朗护着沈丹遐,莫失腾出了手去帮莫忘,在加上那个车夫,很快就将那群浪荡子给收拾了,躺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唤。知道官衙因为蔡家的原因,纵然把这些人收监了,也会很快放出来,徐朗索性不费事他们送去锦都府衙,让莫失把蔡灿弄醒过来后,道:“带着你的人,滚。”

    蔡灿畏惧徐朗的冷冽的气势,没敢呛声,只丢下一句,“小美人,咱们后会有期。”在徐朗动手之前,飞快地逃走了。

    那卖唱的女子扶着老者,过来向众人道谢,老者道:“多谢几位公子相助。”

    徐朗没有理会,而是怒视沈柏寓,陶深先表示不用道谢,路见不平,理当拨刀相助,然后问道:“老人家,能否告诉在下,刚才这位姑娘弹唱的曲子是何人所写?”

    卖唱女子抢话道:“曲子是奴家祖父所写,奴家姓常,小名清友。奴家祖父常恐秋,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她明明是在跟陶深说话,然而眼睛看着的却是沈柏寓。

    “常先生好,常姑娘好。”陶深拱手为礼。

    “不敢当不敢当,小老儿不过是山村野夫,担不起先生这个称呼。”常恐秋连忙道。

    陶深笑笑道:“在下陶深,这位是我的小表哥沈柏寓,这位是我的……”

    他话没说完,徐朗已牵起沈丹遐的手,把她往马车那边带,“天寒地冻的,你不在家里呆着,怎么出来了?”

    “出来买古玩,我买了好多,一会拿给你看。咦,我的包袱呢?”沈丹遐回头张望。

    “姑娘,包袱在奴婢手中。”莫失赶忙道。

    沈丹遐看到了,笑笑,反问道:“朗哥哥,天寒地冻的,你怎么会出来?”

    “我去酸枣巷给我大舅拜年。”徐朗微笑道。

    徐朗将沈丹遐抱上马车,等她坐稳,转身笑容一敛,沉声问道:“寓哥儿,你可知错?”

    “我做什么了?”沈柏寓一脸茫然。

    “多管闲事,自不量力,令身边人陷入险境。今日之事,我会告知陶姨。”徐朗严厉地道。沈丹遐在车内颔首,赞同徐朗所言。

    “朗表哥,我知错,你饶了我这一回,别将今天的事告诉我母亲。”沈柏寓求饶,十来年第一次叫徐朗表哥。

    “你这人怎么是非不分?沈公子锄强扶弱,乃是侠义心肠,应该人人称道,你怎么能出言责备他?难道你觉得见死不救才是为人之本吗?”常清友维护沈柏寓,诘问徐朗。

    徐朗连眼角余光都没给她,目光幽深地盯着沈柏寓,道:“无有英雄本事,却要逞匹夫之能,愚蠢之极。”言罢,徐朗上了马车,并将车门拉上。莫失莫忘和车夫动作利落跟上了马车。

    车夫一抖缰绳,马儿就拉着车往前走。沈柏寓和陶深呆呆地看着马车,两个小厮齐声问道:“少爷,姑娘(表姑娘)被带走了,不追上去吗?”

    “追,当然要追上去。”沈柏寓说追就追,拔脚就跑,“朗哥儿,等等我们,让我们上马车。”

    “小表哥,等等我。”陶深慢了一步。

    常清友急忙喊道:“沈公子,沈……”

    “清友,不要喊了。”常恐秋阻止了她,“那是贵家公子,不是我们这种贫困人家能够攀附得上的,走了,跟祖父回家。”

    “我去收拾东西。”常清友低下了头,这一路上也遇到过几次这样的事,也有人出手相救过,还有人曾表达愿意娶她为妻,她拒绝了,今日她却动心了,在他奋不顾身,明知不是坏人的对手,仍然拦在她前面保护她,她想陪在他身边,她不想再漂泊。

    常恐秋叹了口气,道:“清友,是常家拖累你了。”

    “祖父,您别这么说,我是自愿随您出来的。”常清友捡起被浪荡踢得散落在地上的铜板。

    常恐秋也跟着去捡。

    这时,街角那间小店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年轻的妇人,若是沈丹遐在,必然能认出,那是因家中获罪而被送进教坊的谢惜如谢惜如走到常清友面前,脚下踩着两枚铜钱。

    常清友抬头看着她,道:“这位太太,劳您让一让。”

    “想不想知道沈柏寓住哪?”谢惜如开门见山地问道。

    常清友睁大了双眼,目光锃亮,惊喜问道:“你你知道沈公子住哪?”

    “是的,我知道他住那,我还有办法让你到他身边去,你可愿意?”谢惜如笑问道。

    “我愿意。”常清友高兴地站了起来。

    “清友,不要着急。这位太太你是什么人?你想要做什么?”常恐秋不是常清友,没被这突出其来的感情冲昏头脑,冷静地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帮你们,也是在帮我自己,我和陶公子两情相悦。”谢惜如为了取信两人,撒了个谎,这话是先前早就想好的了。

    “你不是已经嫁人了吗?”常清友皱眉道。

    “为了讨生活减少麻烦,故意这么装扮的,我还没嫁人。”谢惜如虽然被逼无奈做了徐奎的外室,但心高气傲的她,并不甘于就这么跟着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厮混一生,她要改变命运,“我叫黄如惜,是这家针绣坊的老板,你们进来说话吧。”

    常清友看着常恐秋,“祖父。”

    常恐秋迟疑片刻,终归敌不过她眼中的央求,任由她把他扶进了针绣坊。谢惜如将门关上,街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而且先前那一阵闹腾,街上已没几个人,寂静无声。

    徐朗的马车十分宽敞,就算后面堆放了几个锦盒,两人坐在里也亦很宽松,沈丹遐打开包袱,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显摆,“朗哥哥,我买了好多好东西,你看,你看。”

    “这应该是温酒用的炉子,你买这个做甚?”徐朗拿起四神温酒炉,柔声问道。小姑娘的酒量不好,酒品不错,那天吃了三枚醉枣,就醉熏熏的睡了一下午。

    “送给大哥的。”沈丹遐狡黠地眨了下左眼,“堵他的嘴。”

    徐朗轻笑一声,眸中幽光闪过,“哪九儿准备用什么堵我的嘴?”

    沈丹遐眸光流转,嫣然浅笑道:“你启程离京的前一天,去我家一趟。”

    “要送我什么?”徐朗唇角上扬,上次是腰带,这次是什么?他很期待。

    “到时你就知道了。”沈丹遐俏皮地笑道。

    “谢谢九儿送我礼物,可是九儿还没说用什么堵我嘴。”徐朗看着沈丹遐的樱红小嘴。他想一亲芳泽,可他的小姑娘还小,他又担心吓着,踟蹰不前。

    沈丹遐脸颊染上红晕,正犹豫着,车轮被路上的一个小坑给颠了一下,惯性让沈丹遐扑进了徐朗的怀里。坐得稳当的徐朗反应迅速地抱住了她,搂着她柔柔软软的身体,觉得今日果然是大吉日,得了这意外之喜。

    沈丹遐却一点喜都没有,她扑过去,鼻子撞在了他的胸口,酸痛酸痛的,眼中涌出了泪水,“朗哥哥,好痛。”

    “哪儿痛?”徐朗扶着她的肩,着急地问道。

    “鼻子。”沈丹遐嘟着嘴道。

    “放心,没撞塌。”徐朗开玩笑道。

    “讨厌。”沈丹遐捏着小拳头,轻捶了他一下,眼泪隐了下去,眸光一转,凑上去,在徐朗唇上亲了一口,推开他,坐回原处。

    动作快得如行云流水,徐朗还没回过神来,沈丹遐已绷着小脸,佯装镇定的收拾摆出来的那堆小玩意儿。徐朗回味了一下刚才那美妙的触感,伸手想把人捞过来,再体会一把,马车停了下来。

    “大人,伯府到了。”车夫道。

    徐朗讪讪收回了手。

    沈丹遐眸中闪过一抹笑,拉开车门,道:“我进去了。”

    徐朗跟着她一起下了马车,目送她进门,见她走到门口,又转身朝他挥了挥手,心中欢喜,薄唇微微上扬。这时追着马车跑了一路的沈柏寓主仆和陶深主仆,才气喘吁吁赶到了。沈柏寓趴在车辕上,喘着粗气道:“朗哥儿,你太坏了,明知我们在后面追,你也不停车让我们上去,你这是想活活累死我们啊?”

    “你还喘着气。”徐朗淡定地道。能喘气,也就表明还没死。

    沈柏寓嘴角抽抽,“就这一口气吊着。”

    “有气吊着就行了,赶紧进去,一会陶姨见着小九妹,没见着你,不用我说,陶姨也知道你偷溜出去了。”徐朗好心提醒。

    沈柏寓和陶深那还顾得上在这喘气,互相搀扶着往大门走去。看他们进去了,徐朗上了马车,拉上车门,“去酸枣巷。”

    沈家兄妹和陶深偷溜出去一事,因为沈丹遐买的那堆东西,没能隐瞒住,沈柏寓和陶深被罚抄史书十二卷,沈丹遐没有受罚,陶氏就是数落了几句,并没有禁止她出门,只是让她以后出门多带些人。

    沈柏寓在旁边嘀咕,“母亲太重女轻男了,我怀疑我是捡来的。”

    沈柏密斜睨他,道:“对,就你一个是捡来的,我和妹妹是亲生的。”

    沈柏寓急了,“我才不是捡来的,我是亲生的,我是亲生的。”

    沈柏密把头扭开,不理这二货。

    初三沈柏密兄弟随沈穆轲接待着来拜访的亲戚和朋友及官员,初四,沈柏密兄弟跟着沈穆轲走亲访友拜会上司,有无法亲去的人家,就派下人去送飞帖去以全礼数;初五破五了,城里开市了;初七,人日,相传这天是人的诞生日,故称人日,亦称人节或人胜节;这天女子会用五彩绸剪制成彩戴在头上,这天还有吃煎饼的习俗。

    这种煎饼又称“薰火”,要在庭院中由当家主母做;往年是沈母亲自动手,今年分了家,三房这边由陶氏做。陶氏虽是初次做这种米面饼子,但她会厨艺,煎饼难不住他。

    在庭内垒起灶,搁上小铁锅,倒上少许茶油。沈丹遐坐在小杌上往灶眼里塞小块的木柴,把油烧热;陶氏舀了一大勺调好的米浆,摊在锅里,不多时,一张煎饼就做出来,拿小铲将饼铲出来,放在旁边的碟里。这种米面饼子是用粗粮做的,不是沈丹遐爱吃的白面,只吃了一个表示了下意思就没吃了。

    初八,沈母带着儿媳、孙媳和孙女们去相国寺,参加那边的放生大会。初七傍晚下了场雪,下了整整大半夜,山上寒意更甚,沈丹遐看着放生池里的浮冰,直皱眉,这活鱼放进去,不会变成冻鱼吧?不管沈丹遐如何担忧,这放生大会也不会改期,沈丹遐跟着众人将陶碗里的鱼倒进了放生池。

    鱼儿入水,晃着尾巴顺着水流游走了。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这些年,圣上治理的好,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有闲情,初八点灯,到正月十七的夜里才落灯,整整十天,当然十五这天最为热闹。

    沈宅里挂上了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花灯,晚上锦都城有花灯会,午后,徐朗就过来了,陶氏嗔怪地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过来吃午饭?”

    “刚忙完就过来了,晚上街上有赏花灯会,我来带小九妹出去玩的。”徐朗光明正大的说了出来,纵然沈柏密有什么想法,也说不出口,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疑。

    “你是个稳妥的,九儿跟着你出去,我放心。”陶氏笑道。

    陶氏都同意了,沈柏密也没法反对,更何况他还约了袁清音一起去赏花灯猜灯谜。

    吃过晚饭,暮色沉沉,宅内的花灯都点亮了,沈柏密先出门去袁家接袁清音;今日一道出门的还有沈丹迅、沈丹念和沈丹逦,以前可以让她们大房二房的人,现在分家了,没法将她们撇开,何况沈穆轲还开了口,至于沈丹迼身体不适,一早就说了不去的,众人也不勉强她。

    陶氏让仆妇会她们准备了两辆骡车,徐朗、沈柏寓和沈丹遐坐前面一辆,沈丹迅三姐妹坐后一,刚要出发,程珏程珝兄弟俩带着小嫣华来了。

    ------题外话------

    我说过会坚持日更的,只是身体原因,我暂时没办法将时间固定住,但等我身体稍微好点,我会上午九点更一章,晚上八点更一章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