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大房借银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大房借银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程老太爷酷爱饮茶,程家三兄弟都跟着他学过茶艺,沈丹遐也不例外,沈丹遐在茶桌前坐下,动作优雅的表演起了茶艺,“洗杯,冰心去尘凡。”

    “不对,小九妹,第一步应是焚香除妄念。”程珏提醒她道。

    “可是有其他的香味,会混扰茶香的。”沈丹遐解释道。

    程老太爷摸着胡子道:“九儿此言有理,茶香的确比其他香味更能除妄念。不必点香了,以后也不会多此一举。”

    “凉汤,玉壶养太和。”沈丹遐继续表演。她的声音甜糯,娇娇柔柔的,悦耳动听;姿态优美如画,赏心悦目,程家祖孙满眼欣赏,微微颔首。

    “投茶,清宫迎佳人、润茶,甘露润莲心、冲水,凤凰三点头、泡茶,碧玉沉清江、奉茶,观音捧玉瓶。”沈丹遐边说边将茶杯送到两人面前,“借得梅上雪,泡茶别有香。程爷爷,程二哥,请品茶。”

    “赏茶,春波展旗枪。”程老太爷笑道。

    “闻茶,慧心悟茶香。”程珏接道。

    沈丹遐端杯,抿了口茶水,道:“品茶,淡中品致味。”

    “冰冷酒,一点水,两点水,三点水。小九儿,你对下联。”程老太爷最喜在品茗时,出上联让沈丹遐对下联,借此考她的声律。

    沈丹遐沉吟片刻,道:“丁香茶,百人头,千人头,万人头。”

    “好,对得很工整。”程老太爷笑,“小二,你也来对一联。”

    “是。”程珏放下茶杯。

    程老太爷出上联,“人间何处是仙境?”

    程珏笑道:“春山携枝采茶时。祖父,您该不会是想亲上茶山采茶吧?”

    “哈哈,知我者,小二也。”程老太爷朗声笑道。

    程珏抚额,沈丹遐挑眉,这个老顽童,又想出去玩了。

    在程家饮了两壶茶,沈丹遐告辞回家,回到家中没多久,沈柏密就来了,拿来了一张填字游戏和一叠银票。

    沈丹遐接过纸,眸光闪了闪,“大哥今天出门是去见安平亲王了?”

    “不用担心,我都已安排好了。”沈柏密不愿妹妹为他担忧,淡然笑道。

    “嗯,这个五天后交给你。”沈丹遐虽然心里明白事情绝不会如沈柏密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但她不想拆穿他,将那叠银票,递还给他,“大哥,用这些银票去笼络一些有用的人吧。”

    “好。”沈柏密没有推辞。

    沈柏密离开后,沈丹遐将那张纸的内容拓出,根本旁边的提示,做填空。

    次日,林氏突然到访。她是来找陶氏借银子的,借得数额还比较大,要四万七千两。拿四万多两银子出来对陶氏而言,不是难事,但是她为什么要借给林氏呢?

    “大嫂,出什么事了?怎么要借这么多银子?”陶氏明知故问道。梦里是四月查账的,如今她将这事告诉了高榳,让事情提前了。

    “有点急用。”林氏不敢说实话。

    “大嫂,你是知道的,密哥儿三月中旬要成亲了,正是要用银子的时候,我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银子。”陶氏推脱道。

    “三弟妹,常言道‘救急不救穷’,如果不是事关重大,我也不会这个时候来开这个口,三弟妹,打仗亲兄弟。大老爷和三老爷是一母同胞,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林氏到底还是露了口风。

    陶氏眼中闪过一抹嘲讽,道:“大嫂,不是我见死不救,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大嫂,你还是另找他人想想办法吧。”

    林氏愁眉苦脸,“三弟妹,你能不能回娘家借借?”

    “大嫂也有娘家的,大嫂怎么不回娘家去借?”陶氏冷笑问道。

    林氏语噎,且不说娘家借不借得出这么多银子,就是借得出,她那抠门的大嫂也不会借。林氏低头想了想,又想出一主意来,“三弟妹,你不是和程家太太一起做生意,不如和程家借。”

    陶氏怒不可遏,厉声问道:“大嫂,你开什么玩笑?程家是陶家的姻亲,我让我去借银子,你让我侄女怎么做人?大嫂,你怎么不去云阳侯府找大姑奶奶借去?那可是侯府,富贵人家,还能缺这点银子?大姑奶奶不当家,借不出银子,大嫂还可以去找二姑奶奶和五姑奶奶,当女儿的自当为你这个当娘的分忧解难,大嫂,你就别为难我这个弟媳了。”

    林氏心知说错话了,也不提找程家借银子的事,一味的说家境有多困难,陶氏再三拒绝,林氏苦苦哀求。陶氏清楚,她若是不掏点银子出来,林氏绝不会罢休,而且她空手回老宅,沈母就会派人叫她过去,她忙得很,没空应酬沈母,如是“为难”得拿了两千两银子出来,将林氏打发走。

    不过陶氏显然低估了沈母的无耻,沈母并没找她和周氏,而是把沈穆轼和沈穆轲叫了过去。不知道他母子三人谈了什么,沈穆轲从老宅回来后,直奔若水院,“大哥那边需要一笔银子,你手头上有多少银子,全拿出来。”

    陶氏示意招财带沈丹遐出去,淡然道:“我已经拿给大嫂两千两银子,手头上已没有银子了。”

    沈丹遐甩开招财的手,扭身抱住榻上的大引枕,死赖着不肯出去;招财无奈地看了眼陶氏,见陶氏微眨了下眼睛,知她默许沈丹遐留下来,带着另外两个婢女拿着绣笸退了出去。

    “两千两银子不够,你再凑点,实在不行,就把你的首饰拿去当了。”沈穆轲看着陶氏发髻上的赤金花卉钗道。沈丹遐愕然,这话他怎么说得出口?无耻无底线哟。

    陶氏气极反笑,道:“老爷在朝为官,都不怕丢脸,我一个妇道人家就更不怕了。我这就让家里的女眷,把首饰衣裳全当了,日后就穿粗布衣裳,家里的仆妇也太多了,不如叫人牙子来,发卖了出去,也能换几两银子。老爷,你看这样可好?”

    “你,你……”沈穆轲意识到让陶氏去当首饰有所不妥,“行了,我就那么说一句,没让你真当首饰。”

    陶氏和沈丹遐不屑地撇了撇嘴,陶氏淡淡地道:“老爷还是去问清楚大老爷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多银子吧?该不会是中了别人的仙人跳,被人讹诈了吧。”

    沈穆轲被沈母用兄弟之情弄得发热的脑子,一下清醒地过来,转身出了若水院,坐马车去了老宅。看沈穆轲出去,沈丹遐凑到陶氏面前,小声问道:“娘,大老爷出什么事了?”

    陶氏摸了下她的脑袋,笑笑道:“他亏空官银。”

    沈丹遐捂住了嘴,双眼圆瞪,“他好大的胆子。”

    “大房三房已分家,他的事不会波及到我们。”陶氏展眉笑道。分家就是为了避免今日之事。

    陶氏不肯再掏银子,沈穆轲从董其秀和花氏那儿也没弄出银子来,又气又恼,却又无计可施;二房那边,周氏和沈穆轼打了一架,沈穆轼要把住的宅子给卖掉,周氏好不容易搬出老宅,扬眉吐气当家作主,岂肯卖掉宅子,搬回老宅去受林氏的气。夫妻俩打得鼻青脸肿,周氏以死相逼,儿女们也在旁边苦劝,沈穆轼不得不放弃卖宅子的打算。

    大房二房因沈穆载的事,闹得鸡飞狗跳,四万多两银子,数额太大,直到圣上亲点的户部官员来查账,沈穆载也没能将亏空补上,这事闹到了台面上,沈穆载及其他亏空官银的人,被罚俸贬职。在沈穆轲的运作下,沈家又填补了两万两银子,又有高榳在幕后帮衬,沈穆载只降了一级,从六品降到七品,好歹没有削职为官,还有官做,不幸之中的大幸。

    晋王卖官卖爵一事,程珏也查到了确实的证据,朝堂上又起风波。当然这些事对沈丹遐的生活影响不大,她收到了第三张填字游戏,这一张填字游戏,横竖各十六行,比前面两个要复杂的多,“大哥,你告诉安平亲王,这个我需要十天。”

    “妹妹,你怎么会填写这个?”沈柏密早已心中存疑,今日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翻看章大才子的手稿,从里面找合适的填上去就行了。”沈丹遐亦早已想好应对之词。

    “你从哪儿找到章大才子的手稿?”沈柏密问道。

    “前些日子,小哥不是帮我找了几大箱子的旧书,那里面就夹着三本章大才子的手稿,恰好里面就有我要的。”沈丹遐这话没有撒谎,那里面的确有三本章善聪的手稿,不过里面并没有沈丹遐要的,而且章善聪这位大才子,恶趣味的默写了一本歌词,让沈丹遐拿着那本充满现代感的歌词,满头黑线,这位章大才子还真是位“情圣”。

    沈丹遐为了取信沈柏密,把三本手稿找了出来,拿给他看。沈柏密看到了手稿,疑惑顿消。这时莫失进来道:“姑娘,聚宝斋的掌柜刚派人来说,收到两本章大才子的手稿,请姑娘过去看。”

    “好,喊侍琴进来伺候我换衣。”沈丹遐说着去了内室。

    沈丹遐换了衣裳出来,沈柏密道:“妹妹,我陪你一起去。”

    “对了,大哥,这些都没看到小哥,你知道他在忙什么吗?”沈丹遐不想让沈柏密跟着去,但知道直接拒绝,沈柏密肯定不会同意,如是就拐着弯,分散他的注意力。正所谓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沈柏密这个操心的大哥,立刻担忧起一向不乖的沈柏寓来,道:“那你出去多带俩个丫鬟,早去早回。”

    “知道。”沈丹遐喜上眉梢,乐呵呵地带着莫失莫忘、锦书墨书出门上街。

    骡车停在了聚宝斋门口,沈丹遐扶着锦书的手,下车走了进去;富掌柜看着她,一脸假笑,“沈姑娘,你来了。”

    “嗯,那两本手稿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吗?”沈丹遐开门见山地问道。

    富掌柜干笑两声,道:“沈姑娘,不好意思,你来晚了,那手稿有人卖走了。”

    “这么快就卖出去了,贵店的生意真好。”沈丹遐并不是太在意,她买章善聪的手稿,是为了掩人耳目。或许是穿越过来的福利,前世所学,记忆犹新,她甚至记得整本的《全唐诗》和《全宋词》,只是她不愿做个伪才女,才没有去剽窃那些名人诗词。

    没有手稿可买,沈丹遐转身要离开,这时站在二楼的一男子突然开口道:“沈姑娘,留步,我家主子有请”

    沈丹遐抬眸看去,楼上站着的人是平三,知安平亲王也在,抿了下唇,没做无谓的反抗,拾阶而上,留下四婢在门外等候,她孤身进房里见安平亲王高鋆,屈膝行礼道:“小女见过王爷,王爷万福。”

    “沈姑娘不必多礼,坐下说话。”身穿大红绣团龙锦袍的高鋆坐在高背椅上,手里拿着一卷手稿。

    沈丹遐在他对面坐下,眼睑低垂,目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神态木讷,如泥塑。

    “沈姑娘的本事不小,居然能解开这样难解之迷,不知沈姑娘可否告知本王,是如何做到的?”高鋆自从知道有这个宝藏,就一直在收集章善聪的手稿,翻阅研读数年,却一无所获。

    “王爷,非是小女敝帚自珍,实是有些东西,可意会不可言传。王爷也看到了,小女能解开迷,也是从这些手稿寻找答案的,这一次这个迷更难解,小女恳请王爷将这两本手稿让给小女,小女会尽快帮王爷把迷解开。”沈丹遐平静地道。

    “本王可将所有的手稿,全部送给你。”高鋆大方地道。反正他拿着也无用,而这个狡猾的小丫头,也绝对不会将秘密告知于他。

    “谢王爷。”沈丹遐客气地道。

    “沈九,你是个聪明人,本王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愿为本王所用?”高鋆问道。

    “王爷抬爱,小女承受不起,小女无有远大志向,只愿得过且过。”沈丹遐再次拒绝。

    高鋆盯着沈丹遐,眼中厉色一闪而过。进入宝藏,第一关就是三面字锁,沈丹遐填好第一张纸后,找开了上面的石梁,高鋆曾想让幕僚们尝试着填第二张纸,未果,还触动了机关,死了三个幕僚;高鋆知这字锁不是那么好解的,不得不让沈丹遐填第二张纸和第三张纸。

    “明日让你兄长去王府拿手稿。”高鋆为成大事,只能强忍怒火。

    ------题外话------

    被老妈盯上了,上电脑时间再次被缩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