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田庄小住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田庄小住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陶氏有选择的把前世的事告诉了长子沈柏密,思前想后,决定还是不告诉次子和小女儿,次子性子毛燥又耿直,万一在沈穆轲面前流露出异样来,沈穆轲那个狡诈又狠毒的东西,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她不能冒险;小女儿虽然早慧懂事,但姑娘家该过无忧无虑的日子,有她和柏密护着,没必要让小女儿知道这些惨事。陶氏根本没想到,她在不经意间说得话,沈丹遐记住了,已将前世的事猜了个七七八八。

    沈柏密听完陶氏的话,如被雷劈,难怪母亲对父亲这么怨恨,难怪母亲明面上还和父亲是一家人,可实际已经析产而居,难怪母亲从不许他们和妹妹过于接近父亲,难怪母亲会谋划分家……

    现在一切都能解释得清了。

    “母亲,我会保护好弟弟妹妹的。”沈柏密郑重地道。

    “也要保护好自己和清音。”陶氏看着高高大大的长子,满脸欣慰,防备得当,她没有再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手头上的人,可以交大部分到长子手上了。

    陶氏忙完沈柏密的亲事,接下去就专心忙沈丹迼的婚事,沈丹迼十一月底及笄。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相看,陶氏安排了一下,三月二十日,让袁清音带着姑娘们去藻园玩,一时让沈丹迼去见见人,一时让沈丹遐去散心,陶氏发现这几日女儿在强颜欢笑,可问又问不出愿由,只当她困在家中闷坏了;沈丹念和沈丹逦被留在了家中,陶氏怕这两丫头搞破坏。

    藻园是前朝摄政王的别院,太上皇疼爱瑞王,将藻园赏赐给了他,当今圣上登基后,将藻园开放,让民众来春游踏青,歇脚开宴;园中参天古木,绿树成荫。从角门进去,沿着曲径前行,一路上种着四季花草,绿蕉红杏,黄花翠竹,园中小桥流水,假山庭廊,亭台楼阁,布局精巧;春日里,草木欣欣向荣,但游客并不太多,毕竟这是皇家园林,能来此处的人,多是皇亲国戚,勋贵世家以及三品以上官员。沈穆轲若不是升了官,沈丹遐等人还没资格来呢。

    这里不会有那种不长眼,做欺行横道之事的,这也是陶氏为什么放心让沈丹遐来游玩的原因。四人带着八个婢女走过竹桥,到了梨杏林,林中种着数百株梨树和杏树,三月梨花杏花满枝头,梨花白似雪,杏花红似火,白白红红,相互映衬,四人在林中缓步穿行,后面跟着八个婢女,隐隐约约有琴声传来,悠扬婉转,在这满是芬芳的林中,更添了几分意境。

    越往前走,琴声越是清晰,穿过梨杏林,前面是一片草地,一些公子哥成群结伴的席地而坐,边品茗闲聊,边欣赏歌舞;贵女们在另一边,抚琴的人,沈丹遐认识是李云茜,穿着一袭粉衣,坐在琴案边,纤纤玉手拨动着琴弦。

    “我们过去吧。”袁清音出门前,被陶氏耳提面命,知道今天是和谁有约,领着几个小姑子,往姑娘们坐着的地方去。

    “可是邓家妹妹?”袁清音站在了邓苒面前,笑问道。她出身侯府,和邓苒在一些宴会上碰到过,只是没什么交情。邓苒是清高的才女,她是凡夫俗子,两人不是同路人。

    “是袁家,不,是沈家嫂嫂吧,你们来了,请坐。”邓苒的目光越过袁清音,从沈丹迼面上划过,见沈丹迼面容温柔可亲,唇角微扬,欣然浅笑,“我出身景国公府,在家行三,小名一个苒字。”

    沈丹迼一听是景国公府的,神情露出些许羞色。景国公府门第太高,陶氏先前并没有考虑,是景国公府夫人托金氏来说项,而金氏和景国公夫人接触过,知她性情温柔和善,最重要的是这位结亲的庶子,生母已逝,从小养在景国公夫人膝下,读书识字和嫡兄嫡弟一样的待遇,如是就劝陶氏相看相看;陶氏知自己大嫂看人极准,为陶清挑得袁季礼,就是一个难得的好男儿,陶氏对景国公府这门亲事,就上了点心,今日才会让袁清音带人出来。

    袁清音四人在小圆墩上坐下,相互攀谈起来,从邓苒口中得知,她得那位庶兄邓建业也来了,就在那边坐着;沈丹遐看了过去,是个面容俊秀文雅的少年,和沈丹迼十分相配。

    该聊得聊了,该看得看了,袁清音带着小姑子们告辞离去,到了藻园外,在沈丹迼登上骡车前,邓建业赶了过来,手里提着个小竹篮站在她面前,“沈大姑娘。”

    “邓公子。”沈丹迼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屈膝行礼道。

    “这是刚在山坡上摘的山莓,姑娘若是不嫌弃,请收下。”邓建业笑道。

    “多谢邓公子。”沈丹迼接过竹篮,转身交给婢女,“今天出门晚了,正遗憾不能到山坡去走走,摘些山莓回去,多谢邓公子送过来,让我得偿所愿。”

    “沈姑娘喜欢就好。”邓建业温和一笑。

    沈丹迼上了马车,邓建业站在原处,目送骡车远去,才转身回藻园。

    回到家中,陶氏问沈丹迼的意思,“你觉得可好?”

    “我听母亲的。”沈丹迼害羞地道,脸颊微红。

    陶氏听这话,知她相中邓建业了,笑道:“原本我是想替你寻过低门嫡子的,省得你嫁过去受两个婆婆的气,不过景国公府这个也不错,以后,好好儿过日子。”

    “母亲待女儿的心,女儿感激涕零。”沈丹迼跪下磕头道。

    “你虽我不是我生的,却也叫我一声母亲,我在家里不曾苛待你们,也盼着你们出嫁后,过得安稳。”陶氏扶她起来道。陶氏的心态好,她从没有她过得不好,就看不得别人夫妻恩爱。

    沈丹迼同意了这门亲事,陶氏本着为她负责的态度,让沈柏密派人私下打听邓建业的为人;沈丹迼的婚事有了眉目,她安安心心的在房里绣她的嫁衣,亲事受挫的沈丹蔚却在家里一刻都呆不下去了,魏牡丹对这个小姑子百般挑剔,借着肚子说沈丹蔚妨了她,非要把沈丹蔚给赶出去。周氏为了孙子,也不护着女儿,居然想把沈丹蔚送到城外的尼姑庵,让她清修。沈丹蔚险些被气死,尼姑庵是好姑娘家呆的地方吗?周氏这是想逼死她吗?沈丹蔚与蠢笨如母的长姐关系不好,胆小如鼠的庶妹帮她出不了主意,沈丹蔚过来寻沈丹遐想法子。

    沈丹遐听罢,沉吟片刻,道:“六姐姐,不如去庄子上住些时日,得几个月的清闲。”

    “我父母在城外没有庄子。”沈丹蔚神色黯然地道。

    “我娘在城外有个田庄,我正想过去住上几日,六姐姐陪我一起去吧?有你陪着我,我娘一定会答应的,好六姐,你就陪我一起去吧。”沈丹遐撒娇道。

    “九妹妹,谢谢你。”沈丹蔚是聪明人,她当然知道沈丹遐这么说,是为了让她心里好受。

    “那我们明天就去。”沈丹遐急切地道。

    “好,我回去就收拾。”沈丹蔚承了她的情。

    沈丹蔚走后,沈丹遐就去和陶氏说了这事,陶氏一向宠爱她,要星星不给月亮,她一撒娇,陶氏就妥协答应了,还立马派人去庄子上收拾。

    次日,护送和陪伴沈丹遐去庄子的是沈柏寓,他主动请缨的,这些日子被沈柏密押在家里看书,看得他都快发霉了,他想出去透透气,还叫上了和他一样在家看书看得头痛欲裂的程珝。沈丹遐要去小住几天,带了沈丹迅去,没带沈丹迼、沈丹念和沈丹逦。马车拐到二房的宅子,接上沈丹蔚和沈丹莉,出城直奔田庄。

    三月春光,草长莺飞,骡车到了郊外,掀开帘子,满目青葱,微风徐徐,草木清新,车在官道上行驶,两边都是栽了秧苗的良田,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马车出城,行驶了两个时辰,午时正,到了陶氏在东山这处庄子。管庄子的是陶氏一家姓卢的陪房,当家的名叫卢二牛,他媳妇人称二牛家的,夫妻俩生有两子两女,长女已出嫁。

    卢二牛领着他的家人,早早就等候在门口,昨儿得信,知小主子们要过来,已连夜将别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扫的干干净净,还用薄荷草熏了房间,弄得清清爽爽的。

    卢二牛给几位小主子请了安,领着她们去准备好的院子。是一个三进的院子,卢二牛一家住在院子后罩房里,卢二牛很不好意思地搓着手道:“乡下地方,简陋了些。”

    “这里很好,充满了野趣。”沈丹蔚笑道。离开那个令她窒息的家,她连呼吸都觉得轻松,这里再简陋也不会比寺庙里差。

    庄头的两个儿子帮着丫鬟婆子们将马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侍琴领着锦书墨书等人将箱笼里的东西抬进了屋子。沈柏密和程珝住在第二进的东厢房,沈丹蔚姐妹四个住在第三进,沈丹蔚和沈丹遐住东厢房,沈丹莉和沈丹迅住西厢房。婢女们在房间里收拾,沈丹蔚姐妹四个坐在小厅里喝茶歇脚聊天。

    午后沈丹遐小睡起来,沈丹蔚邀她出去散步,沈丹遐换了双硬底的绣花布鞋,和沈丹蔚从侧门出院子,阻止婢女打伞,顶着阳光,沿着田埂缓步而行,田间劳作的佃农见了,不由的停下手来,往这边张望。

    “九妹妹,谢谢你。”沈丹蔚再次道谢。

    “我们是自家姐妹,你别跟我客气了,安心住下吧。”沈丹遐笑道。

    姐妹俩就这么边走边聊,遇到了站在一个池塘边的沈柏寓和程珝,沈丹遐问道:“小哥,你和程啊小哥站在这里做什么?”

    “妹妹,你看水里有鱼。”沈柏寓兴奋地指着池塘道。

    “小哥,你不要告诉我,你想下去摸鱼。”沈丹遐斜睨他道。

    “知我者,莫若妹妹也。”沈柏寓嘻笑道。

    “春天水冷,你不怕受寒生病吗?”沈丹遐横他一眼,“让他们拿钓竿来,钩鱼吧。”

    “我坐不住。”沈柏寓有自知之明。

    沈丹遐抚额,道:“我和六姐姐钓鱼,你和程啊小哥去捡柴,我们就在这池塘边烤鱼吃。”

    “好主意。”沈柏寓和程珝兴致勃勃的去捡柴。

    沈丹遐打发婢女去找庄头要钓竿,庄子上没有,庄头拿来了捞鱼网,沈柏寓和程珝不捡柴了,帮着扯渔网,这本就是养鱼的池塘,里面什么鱼都有,网撒下去,捞了十几条上来。

    捞了两网,有三十多条鱼,沈丹遐连忙阻止庄头继续捞,“够吃了,不要再捞,把火烧起来,你们几个把鱼剖了,拿盐酒和香料腌制一下,我们就在这里烤鱼吃。”

    沈丹莉和沈丹迅也闻声过来了,大家围围坐在火边,也不要婢女伺候,一人拿着一根穿着鱼的木棍,放在火上烤。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味道似乎比别人烤得还好吃。沈柏寓摸着嘴边的油,道:“妹妹,明天我们上山打猎,烤野味吃怎么样?”

    “六姐姐,十妹妹,十一妹妹,你们的意思呢?”沈丹遐当然想去,但是得问问沈丹蔚她们的意见,她们是真正的古代闺秀,不像她,骨子里还是有些离经逆道的。

    沈丹蔚沉吟片刻,“我不会打猎,去上山摘野果子吃。”

    “我要去摘山莓吃,前几日七姐姐捎回来的山莓,酸甜酸甜的,好好吃。”沈丹迅咽着口水道。沈丹迅聪明人,不会做与沈丹遐意思相反的事,抢在沈丹莉之前表明了意见。

    “我跟着六姐姐。”沈丹莉怯怯的道。她胆小,唯沈丹蔚马首是瞻,沈丹蔚要上山,她心里再害怕也要跟着。

    “二少爷,春天不是打猎的好时候,经过一冬,野物们都饿瘦了。”卢二牛不敢让小主子们上山,这要是出点什么事,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沈丹遐经他提醒,嘴里吟道:“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而且现在是春夏交替之时,山中蛇虫鼠蚁多,万一被蛇咬伤,这个时代可没血清打,于是沈丹遐改了主意,“小哥,卢庄头说得对,我们还是秋天来打猎吧,秋天猎物都肥厚些,明天我们就在庄子附近骑马玩吧。”沈丹遐有带骑马服来,这次出来,虽是临时起意,但东西收拾起来,还是很全面的。

    “行,秋天我们再来。”沈柏寓同意了。

    沈丹蔚三人无有异议,至于程珝,他一个人的意见不重要了。

    ------题外话------

    抱歉,扎针用时太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