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进宫见后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进宫见后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高鋆获知鹂姨娘的死讯,面沉如水,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戾气,看得四个幕僚先生胆颤心惊;良久,高鋆放下手中险些被他捏碎的茶杯,道:“黄先生。”

    “属下在。”黄先生上前一步应道。

    “去告诉沈柏密,适可而止,本王的容忍度是有限的。”高鋆沉声道。

    “王爷,沈公子之所以会这么做,应该是与王爷私下想见沈姑娘有关。”黄先生和沈柏密相处的还不错,帮着他解释了一句。

    “本王知道。”高鋆勾起一边唇角冷笑道。

    “王爷,沈家兄妹的能力不错,若将他们收服,让他们心甘情愿为王爷办事,许多事情会迎刃而解。”黄先生笑道。

    “本王不是没给他们机会。”高鋆双眉紧锁,为沈家兄妹不识抬举而恼怒。

    另一个幕僚插嘴道:“沈柏密这么看重沈姑娘,只要王爷把沈姑娘变成王爷的女人,沈柏密自然就会为王爷所用。”

    高鋆冷哼两声,道:“本王曾许了侧妃之位给她,她拒绝了。”

    那幕僚目光微转,道:“王爷,这位沈姑娘胆大心细,有才识,堪为国母,持才者傲君。这侧妃……”那幕僚干笑了两声,“她不愿意做,在情理之中,王爷若要收服这种心高气傲的女子,得许她正妃之位。”

    “老乌,你说什么胡话?王妃娘娘还在。”另一个身穿灰衣直裰的幕僚喝斥他道。

    乌姓幕僚笑而不语,低头向后退了一步。

    高鋆端起了茶杯,盯着杯上的花纹细看,似乎发现那花纹有什么奇特之处。另一个穿蓝衫的幕僚目光闪了闪,开口劝道:“王爷,为成大事,当舍得舍。”

    “徐大人,他不仅仅是本王的岳父,他还是第一个投靠本王的官员;王妃待本王亦是情深意重,本王怎么忍心舍弃他们?”高鋆闭上双眼,向后靠在椅背上,神情痛苦。

    “王爷,恕属下直言,王妃已嫁给王爷四五年,至今一无所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王爷就是将她休弃,徐大人也无可厚非。”乌姓幕僚正气凛然地道。

    “王爷,徐大人还有一庶女,年方十四岁,容貌清秀,性情温顺,可纳入府中为侧妃。”蓝衣幕僚建议道。

    高鋆心中主意已定,睁开眼睛看着四人,道:“你们都退下。”

    四人行礼,退出了书房。

    在高鋆与幕僚商谈之时,沈丹遐亦找到沈柏密,“大哥,为什么要派人弄死鹂姨娘?”

    “你为什么觉得是我派人弄死她?”沈柏密反问道。

    “大哥,你当你妹妹是傻子吗?这么明显的事,我还能猜不到。”沈丹遐嗔怪地道。

    沈柏密笑,“弄死鹂姨娘是给高鋆警告,让他不要再派人来骚扰你。”

    “这事你跟老爷是如何交待的?”沈丹遐问道。鹂姨娘是沈穆轲的宠妾,弄死她,总得找个好的理由。

    “没什么可交待的,人吃五谷生百病,黄泉路上无老少。”沈柏密淡定地挑眉道。

    沈丹遐笑着颔首道:“有道理。”

    鹂姨娘就这么从沈家后宅永远的消失了,陶氏不知实情,也没想过去查,日子静若流水的过着。

    二月初二,龙抬头,这一日锦都城有接出嫁姑娘回娘家的习俗。徐二夫人依照每年惯例,打发人去安平王府接徐萝。徐萝回到娘家,并依照习俗留宿一晚,半夜突然腹泻不止。经太医院的太医诊治后,腹泻止住了,但徐萝似乎伤了根本,须卧床静养。

    仲春二月,气温回暖,四皇子身体康健,茁壮成长,赵后有心思做其他事了,她一眼就瞧上了沈丹遐四人建的义庄,觉得四人堪为闺阁女孩们的表率,下懿旨召见四人花朝节这天进宫,陪她赏花。

    陶氏接到此口谕,慌乱不已、如临大敌,拉着沈丹遐的手,“九儿,你装病吧。”

    沈丹遐微愕,还没说话,陶氏又道:“不行不行,装病是抗旨,被人发现了,可不得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娘,您别慌,没事的,没事的,就是去宫里一趟,有严姐姐她们在前面顶着,我会老老实实的,不会乱跑,不会与人随便搭话,不会去水边,不会去高处,赏了花,我就马上回来。”沈丹遐从陶氏无意透露出来的话,知道沈穆轲会去陶家提亲,是赵后的手笔,就对赵后的印象不好,也不想跟这种心思歹毒的女人见面,可为了不让陶氏过于担心,她对进宫一事表现得非常从容淡定。

    “九儿呀,严姑娘、李姑娘和张姑娘,她们的父亲是爵位的,她们是勋贵家的姑娘,唯有你是官宦女,这宫里面,难免有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别在意。娘会给你准备一些打赏的荷包,你看着给,别让人为难你。”陶氏担心沈丹遐进宫被人冷落,承受不住,移了性情。

    沈丹遐笑道:“她们都是些不相干的人,喜不喜欢我,我不会在意的。只要娘喜欢我,大哥小哥喜欢,嫂嫂喜欢我就成了。”

    陶氏摸摸她垂在肩上的一缕头发,笑道:“好乖乖,你能这么想,娘就放心了。”

    陶氏嘴上说放心了,实际还是不放心的,一遍遍让华嬷嬷给沈丹遐讲进宫的规矩,让跟着沈丹遐进宫的莫失莫忘一起学,再三叮嘱她们要保护好姑娘,在宫里要老老实实的,不要闯祸,不要给姑娘惹祸之类的话。

    莫失莫忘老实垂首听教。

    华嬷嬷告诉沈丹遐,后宫以住在启仪宫的赵后为尊,在她之下是住在春禧宫的江贵嫔、接着是住在长春宫的芝贵人,住在永和宫西殿的丽美人,住在咸福宫玉粹轩的何才人,住在咸福宫繁香阁的陈良人。

    由后宫诸女的位分,就可以知道赵后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丽美人是受娘家人拖累,降了位分;生了二皇子的江贵妃、生了三公主的芝贵人,别说当贵妃了,连个妃位都没混上。

    听完华嬷嬷对宫里诸人的描述后,沈丹遐对赵后的评价就是,这是一个聪明、心机深,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过了几日,就到了二月十二日,花朝节;一大早沈丹遐换上崭新的衣裙,戴着符合她三品官家嫡女身份的首饰,坐上马车,往宫里去。严素馨、李云茜和张鹋儿因家里的关系,进过几次宫了,只有沈丹遐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不过沈丹遐会装镇定,严素馨三人没看异样来,进了宫门,看到来接她们的人是李云茜的堂姑母李缪然,沈丹遐又轻松了几分。李缪然帮着赵后教养大公主,不担这差事,是因李云茜要进宫,她特意走这一趟;严素馨三人跟着沾光,坐着小轿去启仪宫。

    启仪宫是大丰历代皇后的寝宫,四人没资格进正殿,赵后是在后面的小偏殿内召见她们的,虽是小偏殿,但毕竟是一国之母的地盘,照样金碧辉煌,殿内数根红漆巨柱上盘着金灿灿的龙和凤,带着别样的气势和尊贵。在柱与柱之间的梁上,挂着纱帐,纱帐上亦有金丝银线绣着腾云驾雾的龙凤。

    殿上方摆着花梨木边框嵌鸡翅木牙骨山水宝座,在宝座后方摆着两铜托牛角灯,宝座的左侧前方摆着一人高的铜质鹤首香炉,一缕缕白烟缓缓喷出,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在台阶下是两排花梨木镶鸡翅木圈椅,殿内还摆有两丈多高的珊瑚盆栽、镶宝石的鎏金时辰钟等陈设、

    一个身穿明黄色绣金凤服饰,挽着圆髻,髻正中插着一枝九尾凤钗的绝色妇人端坐在宝座上。普天之下,能穿明黄服饰带九尾凤钗的女人就只有赵后一人而已。

    四人下跪行礼,“小女见过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

    “都起来吧。”赵后抬抬她戴着长长镶着宝石的护甲的手道。

    “谢娘娘。”四人站起身来,低着头,目光看着裙上的禁步,不直视,亦不斜视,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赵后目光扫过四人,落在了身穿粉红色绣折枝梨花上衣,深红色百褶裙的沈丹遐身上,严素馨、李云茜和张鹋儿,她都见过,那唯一没见过的这个,就是沈穆轲和陶佩的嫡女了。

    “坐下说话吧。”赵后淡笑道。

    “谢娘娘。”四人屈了屈膝,严素馨和张鹋儿坐在左边的第一二个位置上,李云茜和沈丹遐坐在右边的第一二个位置上。

    “上茶。”赵后吩咐道。

    宫女送上茶水和糕点,退到一旁。

    赵后转眸看着严素馨,笑道:“本宫有些日子没看到严老夫人了,她这一向可好?”

    严素馨起身道:“劳娘娘记挂,祖母一切安好。”

    赵后笑笑,道:“你不必如此拘谨,坐下说话。”

    “娘娘垂询,小女不敢失礼。”严素馨坚持站着回话。

    赵后眸光微闪,笑问道:“开义庄的事,是你们谁的主意?”

    严素馨欠身答道:“回娘娘的话,是小女的主意,不过能开起来,多亏了三位妹妹的意见和帮忙。”

    “云茜和鹋儿的性子,本宫是知道的,能帮忙做事,但出主意的事,她们是做不了的。”赵后笑道。

    被她点名的李云茜和张鹋儿站起来,笑道:“娘娘所言极是。”

    “丹遐,本宫是第一次见。”赵后笑,“过来些,让本宫仔细瞧瞧你。”

    沈丹遐无法拒绝,只得起身,向前走了两小步;赵后笑道:“本宫未出阁前,就与你母亲是手帕之交,嫁了人之后,各有各的忙,见面的次数就少了,后来本宫困在这宫里出不去,你母亲又是个拗脾气,说什么位卑不入宫,害得本宫到现在才见到你这丫头。”赵后这话半真半假,她和陶氏未出阁之前的确认识,但只是点头之交,毕竟一个侯府千金,一个商家之女,地位相差太多,不可能成为闺中密友。

    沈丹遐根本不信她所言,就算当年她和母亲是闺密,如今也变成了闺仇了;算计母亲嫁给沈穆轲那种人,毁了母亲的一生,她还好意思在这里话当年。沈丹遐咬着舌头,才没将那句有可能触怒赵后的话说出口。

    “再过来些,让本宫看看你长得和你母亲有几分相像?”赵后美得倾国倾城,可惜前面三个孩子都没捡着她的容貌,四皇子年幼,还看不出来,她就想瞧瞧,当年和她并称锦都双姝的陶佩生的女儿,长得如何?

    沈丹遐心中一紧,过于出众的美貌有时候并不是件幸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出门的次数日益减少,去人多的地方会带上帷帽,她不想惹祸上身。母亲就是因为容貌,才被赵后算计,现在赵后又要来算计她吗?虽然她有所防范,进宫时故意描粗了眉毛,用粉把白嫩的脸弄得腊黄,还挽着幼稚的花苞头,剪了一排厚刘海遮住额头,但这能骗得过精明的赵后吗?

    沈丹遐不安地走到了到赵后面前,赵后伸手拉住她的手,蹙眉道:“你这孩子,衣裳是不是穿得太单薄了?手好凉啊!”

    “回娘娘话,小女体质虚寒,就是三伏天,这手都是凉的。”沈丹遐随口就给自己弄个假病,希望能打消赵后的算计。

    “你母亲怎么也不请个好大夫给你调养调养呢?”赵后问道。

    “回娘娘话,小女母亲有请大夫给小女调养,只是调养了这么些年,也没多少改善。大夫说,这是小女从娘胎里带来的,想调养好不容易。”沈丹遐继续撒谎道。

    赵后一眼就看穿沈丹遐的掩饰,目光闪了闪,看来陶氏是看穿当年的事了,才会让女儿这样妆扮,暗哼一声,以她如今的地位,那还需要再弄当年那种算计,她直接下旨赐婚,谁敢不听?赵后松开了沈丹遐的手,道:“年前,高丽国进贡来一枝百年老参,赏赐给你了。”

    尊者赏赐,不能辞。沈丹遐快步走下台阶,跪在地上磕头道:“小女谢皇后娘娘赏。”

    “不必多礼,起来坐下吧。”赵后虚扶道。

    “谢娘娘。”沈丹遐又磕了个头,起身坐回原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