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儿女有别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儿女有别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赵后看过沈丹遐的相貌后,话题又转回开义庄的事上来了,“素馨怎么会想到要开义庄呢?”

    “回娘娘话,小女有幸托身富贵人家,衣食无忧,手中也有几个余钱,见灾民流落街头,缺衣少食,于心不忍,便与三位妹妹商议,开设义庄救助那些可怜的老人和孩子。”严素馨禀报道。

    赵后笑道:“有善心行善事,功德无量。”

    “娘娘谬赞,我四人不过是略敬绵力,微不足道。”严素馨谦虚地道。

    “不必如此谦虚,你们做得很好,不仅仅是赏口饭给他们吃,还让老人和小孩各有所得,有人教手艺,有人学手艺,正所谓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做善事不是养懒汉,只有真正靠自己的双手才能一辈子过上好日子。”赵后笑道。

    “娘娘所言极是。”严素馨笑道。

    围绕着义庄,又聊了几句,赵后准备带四人去御花园赏花,宫女进来通报道:“娘娘,大皇子求见。”

    赵后眉头微皱了一下,道:“宣。”

    “诺。”宫女向后退了三步,转身去外面将大皇子高榳请了进来。

    身穿淡青色锦服的高榳大步走了进来,脚步有些匆忙,目光飞快地从沈丹遐面上扫过,行礼道:“儿臣见过母后,给母后请安。”

    “你今儿没去上学?”赵后问道。

    “回母后话,曾先生家中有事,今日告假了。”高榳态度恭敬地道。

    “你过来有什么事?”赵后问道。沈丹遐眸光微闪,就凭赵后这句问话,就可知这对母子关系紧张,两人并不亲近。

    “听闻母后召见几位在城里开设义庄,救助灾民的姑娘,儿臣正好学到圣人言:‘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都皆有所养。’故而来听上一听。”高榳答道。

    “是吗?”赵后勾了下唇角,看了眼沈丹遐,“那就坐下来一起听吧。”

    “谢母后。”高榳欠身道。

    严素馨让出了左首的位置,坐右首的位置上,李云茜过来坐左侧第二张椅子,张鹋儿坐原位上不动,沈丹遐坐在左侧第三张椅子上。等几人调整好位置后,赵后笑道:“素馨,你再和大皇子说说义庄的事吧。”

    “是,娘娘。”严素馨如是重复先前和赵后所说的话。

    正说着,一道女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母后,母后,我来了。”

    一个五六岁,穿着水蓝色绣桃花的锦衣长裙,梳着双丫髻的小女娃,蹦蹦跳跳地进来了,绑在发髻的两根发带上缀着银铃铛,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

    “栶儿来了。”赵后看着大公主,露出慈爱的笑容,“你去哪儿玩得这满头大汗的?”

    大公主高栶甜甜地笑道:“我在园子里放纸鸢。”

    赵后拿过帕子,擦了擦高栶额头上的汗,“放上去了吗?”

    “放上去了,我好厉害的。”高栶笑道。

    “你个淘丫头。”赵后屈指刮了下她的小鼻子。

    高榳眸色冷淡地看着赵后和高栶的互动,无怨恨无羡慕。

    “母后,我饿了。”高栶娇声道。

    赵后忙着照顾大公主,严素馨四人不好就这么坐在偏殿里,就由高榳带着她们去御花园里赏花。御花园里繁花似锦,风软草香,蝶飞蜂闹,正是春光明媚之时。一条用各色鹅卵石铺着的小路,蜿蜒曲折地通往前方的廊庑。在路两旁,种着常见的牡丹、芍药、蔷薇等,也种不常见的粉蝶花、银莲花等,在这些花的中央摆着各式各样的奇石。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观赏,到了园中的八宝亭,阳光斜斜的照进亭内,高榳体贴的请四人进亭里坐坐,歇歇脚再逛。宫女太监们进去,在亭中的石凳铺上软垫,又将香炉点上,茶水糕点之物放在石桌上,退到亭外。

    “你们不必如此拘束,随意些,我让人拿来了捕蝶网,你们谁想捕蝶玩,就去玩。”高榳和善地笑道。

    坐不住的李云茜拉着同样爱玩闹的张鹋儿,接过宫女拿来的捕蝶网,去捕蝶玩了。

    “能否劳烦严姑娘去折几枝玉兰花,一会捎带回去给母后观赏?”高榳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把严素馨给支走了。

    亭里就剩下高榳和沈丹遐,宫女和莫失莫忘站在亭外;高榳看着沈丹遐,轻声问道:“九妹妹,你可还好?”

    “我很好,娘娘慈爱,听闻我身体不好,赏了高丽国进贡来的一枝百年老参给我。”沈丹遐这话是告诉高榳,赵后并没有为难她。

    “你年纪小,百年老参太过滋补,要慎用。”高榳正颜道。

    “我会问过大夫之后,在用的。”沈丹遐笑道。

    “前些天在相国寺,一直没找到机会去见沈太太,她的身体可还好?”高榳关心地问道。

    “母亲从寺里回来,有点着凉咳嗽,喝了汤药,已经好了。”沈丹遐笑道。

    “沈大奶奶是否快要生了?”高榳问道。

    “还有大半个月就该生了。”沈丹遐答道。

    “沈太太要做祖母了,一定很开心。”高榳笑道。

    “嗯,母亲做了好几件衣裳。”沈丹遐笑道。

    高榳和沈丹遐聊家常,沈丹遐配合的把家里发生的一些趣事讲给他听。聊着聊着,赵诚之来了。赵诚之是赵后的亲侄儿,深得皇上宠信。穿着绛红色官服的赵诚之走进八宝亭,向高榳长揖行礼道:“伯瞻(赵诚之的字)见过大……”

    高榳上前扶起他,道:“表哥又这么多礼。”

    赵诚之笑,对沈丹遐微微颔首,“沈姑娘,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皇后娘娘召见小女。”沈丹遐屈膝答道。

    “送给姑娘的那两只兔子,不知姑娘可喜欢?”赵诚之问道。

    “喜欢,兔子肉质细滑鲜嫩,不知道赵世子在哪儿买来的?小女还想再买几只回来煮着吃呢。”沈丹遐笑道。

    赵诚之唇边笑容僵了一下,“你把它们吃了?”

    “不能吃吗?”沈丹遐眨着眼睛,一脸无辜。

    “兔子送给姑娘了,姑娘要如何处置,任凭姑娘喜欢。”赵诚之恢复了常态。

    “飞禽莫如鸪,走兽莫如兔。正好皇庄昨儿送来了几对肉兔,沈姑娘带回去一对回去吃。”高榳大方地道。

    “谢大皇子赏。”沈丹遐欠身笑道。

    赵诚之还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从袖袋里拿出一封已开启的信,双手呈给高榳,“大皇子,这是皇上让伯瞻给大皇子送来的,皇上让大皇子看完后,下午去勤政殿,大皇子若无事吩咐,伯瞻告退。”

    “有劳表哥送过来。”高榳客气地道。

    赵诚之离开没多久,李云茜和张鹋儿就回来了,两人各抓了一只蝴蝶,李云茜那只是黑底红花有长尾的粉蝶,张鹋儿那只背面是嫩绿色,上面有深绿色的花纹,正面是金黄色的,上面有黑色的花纹。

    “大皇子、沈妹妹,你们来评评,谁的好看些?”李云茜问道。

    “各有各的美。”高榳谁也不得罪。

    沈丹遐左看看右看看,笑道:“论色彩,鹋儿这只更多,有嫩绿、有深绿,有金黄,有黑色,再加上这红点,就是五彩蝶了;论蝶纹,还是云茜这只更细致些。”

    李云茜和张鹋儿对她这个回答很满意,接着严素馨折了几枝玉兰花回来了,五人从另一条道上返回启仪宫。午膳时,高榳和高栶一左一右坐在赵后身旁,严素馨四人陪坐在下方;宫女们捧着食盒,鱼贯而入,伺候着众位主子净手。

    安静的用完膳食,严素馨四人没有久留,带着赵后的赏赐,离宫回家。赵后屏退宫女,盯着高榳,恨铁不成钢地道:“那丫头虽然长得不错,性子到也乖巧,但你是什么人?你是嫡皇子,你怎么能为了她失了体统?”

    “我过来陪母后用午膳,何曾失了体统?”高榳神情冷淡地道。

    “不要拿这等假话来搪塞本宫,你敢对天发誓,你过不是为了那个丫头?”赵后咄咄逼问道。

    “沈姑娘第一次进宫,有人怕她不小心犯了错,触怒母后,托我过来帮着化解。”高榳不愿赵后把他对沈丹遐的关心,扯到男女之情上去。

    “什么人敢指使你这个大皇子?”赵后皱眉道。

    “我不过是还他的人情而已。”高榳淡淡地道。

    “是吗?”赵后不信他的话。

    “母后有空在这里质疑我,还不如把心思多放在父皇身上,母后可知昨夜父皇歇在何处?”高榳勾唇问道。

    赵后美目一眯,“何处?”忙着见严素馨四人,她还真忘记过问昨日皇上的事了。

    “颐和轩。”高榳站起身,“说不定这宫里,很快就要有一个四公主或者五皇子了。”

    赵后脸彻底阴沉了下去。

    高榳哂笑两声,欠身道:“儿臣告退。”抬腿走了。

    赵后唤人进来问话,得知昨夜皇帝宠幸了春泽馆的一个名叫纱纱舞姬。赵后按着胸口,用力地喘了几口粗气,唤女史进来,“她既然伺候了皇上,就给她一个宝林的位份,等她为皇上诞下龙子再晋位。让她搬去永和宫的畅香阁住吧。”

    “是,娘娘。”女史下去拟懿旨。

    傍晚时分,这位新鲜出炉的纱宝林,搬进了永和宫畅香阁,和丽美人住在了同一座宫殿里。而这天晚上,处理完政事的皇上进了启仪宫。

    宫里的事,出了宫的沈丹遐无从知晓,她在应付陶氏的盘问,“娘,皇后娘娘真得没有为难我,而且后来大皇子也过来了,皇后娘娘没空理会我。我在宫里安安静静的吃了午膳,然后就出宫回来了,顺利得不得了。”

    总算让陶氏放心了,次日,徐朗抽空过来探望沈丹遐。徐朗来时,沈丹遐正提着小花篮在园子里采摘鲜花儿,准备一会做香胰子,身上穿着一件白底绣翠绿海草纹的春衫,头上挽着弯月髻,髻上插着只小小的镶珠步摇,透着几分别致娇俏。

    “九儿。”徐朗扬声唤道。

    沈丹遐回首一看,惊喜地唤道:“朗哥哥。”两人那日匆匆一见,话都没说上两句,她还想着写信问他何时能来看她,他就来了,这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徐朗朝沈丹遐走了过去,沈丹遐亦朝他走了过来,在这保守矜持的时代,两人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来个拥抱,只能对视,用脉脉含情的眼神缠绵。

    沈丹遐将徐朗带去了祉园,进到屋里,莫离莫弃知趣的没有跟着进去,徐朗伸手一揽,将人勾到了怀里。他的下巴搁在她的颈脖处,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他的一双手臂将她紧紧箍在怀里,沈丹遐一开始并没有挣扎,乖乖的任他搂着,可这人抱得太紧,紧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了,圈在他腰上的手往上移,拽着他背上的衣裳,道:“朗哥哥,朗哥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别这样,放开我,我们好好说话,成不成?”

    徐朗缓缓地松开了一些,不过一双手臂仍环在她的纤腰上,低头看着她,目光灼热。沈丹遐被他看得面红,心跳加速,“朗哥哥,怎么了?”

    “九儿,我想亲亲你。”徐朗的喉节上下蠕动着。

    沈丹遐伸手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下。徐朗受到了鼓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徐朗是头回做这事,经验不足,起初只含着她的樱唇吸吮,可男人在这方面似乎能无师自通,吻着吻着,就深入了。

    亲密的一吻过后,沈丹遐俏脸通红,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小嘴微启,喘着气,这可是她两辈子的初吻。徐朗搂着怀里的小姑娘,俊脸亦是在发烫。

    良久,两人气息平缓下来,沈丹遐从他怀里抬起头,问道:“朗哥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想你了。”徐朗不会告诉她,他的外祖父想将他二舅彭笤的长女彭雯雯许给他为妻,被他给拒绝了。

    “我也想你了。”沈丹遐认为感情是需要回应的。

    两人亲亲热热坐在榻上,聊了一会天,徐朗就告辞离开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pk求收)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沉稳成熟禁欲系男人把一个沉静淡定的小女人迷得晕头转向的故事。】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深沉贵气,低调无比,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