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表哥表妹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表哥表妹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暮秋九月,凉风厉,白露凝,微霜结,草木凋零,倏忽之间,暑退寒至,天地间一片肃然。在这种时候,又遇离别,不免让人惆怅,添了几分伤感。九月初二,沈丹遐去城外送黄欣然回乡,折枝相送,互道了声,珍重。

    同日,寿阳大长公主的长孙满月,陶氏早几日收到了请柬,带着袁清音去大长公主府喝满月酒。沈丹遐从城外回来,在门口遇到面带惶恐之色的陶氏和袁清音,微怔,还没到正午,这满月酒还没喝,怎么人就回来了?上前扶住陶氏,问道:“母亲,嫂嫂,出什么事?”

    “大长公主府出现了刺客,安平王妃遇刺身亡,黔国公夫人受重伤昏迷。”袁清音简单地道。

    事发突然,而且又过于血腥,袁清音不愿回忆,也回忆不起来,她只记得那把明晃晃的刀割破了安平王妃徐萝的咽喉,鲜血喷溅而出的场面。晚上噩梦连连,沈柏密搂着她安抚了许久,才渐渐入睡。

    公主府中出现的刺客,是针对代替皇上、皇后前来的大皇子高榳,若不是安平王妃阻拦了一下,这刺杀还差点成功了。皇上虽有四子,但二皇子三皇子不过六七岁,四皇子还在襁褓之中,真正立住就大皇子一人而已,他是嫡长子,若有什么事,对皇上的打击将是致命。

    寿阳大长公主府人人自危,几乎每天都有死人从公主府里抬出来,而寿阳大长公主不辞辛劳,每天都都进宫,向皇上皇后和大皇子问安请罪。

    高鋆请钦天监阴阳司择日,择准停灵二七十四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请了一百零八位僧侣在厅里念大悲咒,超度亡灵,免亡者之罪。遵旧制行事,不得紊乱。然徐萝膝下无子,而皇族宗室和徐家近亲旁枝里皆没有合适的人充当孝子贤孙,在灵前跪着得只有徐萝身边的几个婢女;高鋆穿着素服坐在一旁,面色哀伤。

    来吊唁的人,在他面前都会说一句,“请节哀,请保重。”

    安平亲王府的丧事与沈丹遐无关,她也没随父母兄长去吊唁,她去锦都城最大的书铺买书。她没有昭文馆的铭牌,不能上第三层,只在二层找书。诗集词集,沈柏密的书房里备得齐全,沈丹遐挑了几本游记,又去寻杂史类的书。

    踮脚拿下架子上的书,捧在怀里,沈丹遐准备下楼结账回家,忽然面前出现一个身影,收不住脚,撞了上去,“哎哟。”

    “撞哪儿了,让我看看?”来人着急地问道。

    沈丹遐抬眸看着一脸紧张的徐朗,揉着被撞疼的额头,道:“没事,朗哥哥,你怎么会在这?”

    徐朗见她双眸水润润的,道:“让我看看。”

    沈丹遐将手放下,让他看。徐朗见她额头上红通通的,知撞得不轻,伸手帮她揉了揉,“我来找一本兵书。”

    “找到了吗?”沈丹遐问道。

    徐朗点头,“找到了。”

    沈丹遐眸光微转,“朗哥哥,为什么你投笔从戎?”

    徐朗淡然道:“不想受制于人。”

    沈丹遐瞬间明了,徐奎不喜徐朗这个嫡长子,处处想拿捏他、打压他,若不是徐朗另辟蹊径,只怕现在他还在等待授职,不能一展抱负。

    “把书给我。”徐朗伸手,“有些沉,我替你拿。”

    沈丹遐抿唇笑,不过几本书而已,能沉到哪里去?不过有人愿意服其劳,她自当要给人机会,把书递给他。

    一下楼,就遇到一对母女。这对母女认识徐朗,年长的妇人喊道:“朗哥儿。”

    年少的姑娘喊道:“朗表哥。”

    徐朗对两人的称呼是:“二舅母,昕表妹。”

    沈丹遐瞬间就明了这两人的身份了,她们是徐朗亲娘彭氏那边娘家人。彭二太太看沈丹遐的目光带着审视,这小姑娘长得太美了,不施粉黛,却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肌肤胜雪,眸光灵动,难怪朗哥儿会拒绝公公的提议,昕儿虽也长得端庄俏丽,可和这小姑娘一比,就落败了,“这位是……?”。

    “这是九妹妹。”

    “我是沈家人。”

    徐朗和沈丹遐同时开口。

    彭二太太看沈丹遐的眼神立刻由审视变成憎恨,对于她这种变化,沈丹遐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原配亡故,若遗留子女,续娶时,一定会征求原配家里的意见,可徐奎和沈妧妧早已勾搭成奸,彭氏更是被他们给气死的,徐奎又怎么可能去征求彭家的意见?若非有徐朗在,徐彭两家早已成仇,彭家为了徐朗,不能恨徐家,那就只能把所有的仇怨都堆积在沈家人头上,要不是彭家一直在外地为官,沈彭两家那能和平共处这么些年哟。

    “沈姑娘的年纪瞧着也有十几岁了,男女七岁不同席,沈姑娘也该多注意些,别学令姑母。”彭二太太直言不讳地道。

    “二舅母,此处是卖书的书铺,人人都可以来,我不过是偶遇九妹妹,还请二舅母不要将九妹妹和徐沈氏相提并论。”徐朗虽重视亲娘这边的亲戚,但却容不得她们出言羞辱沈丹遐,冷声道。

    彭二太太愕然,她没想到徐朗会维护沈丹遐。

    沈丹遐正要说话,却瞧见站在彭二太太身边的彭昕面带羞赧地看着徐朗;少女怀春的模样最是妩媚迷人,何况这彭昕长得还有那么几分姿色,加之又是徐朗舅舅的女儿,这个时代表哥表妹可最容易成双配对的了。

    一股醋意涌了上来,沈丹遐敛去脸上的笑容,冷声道:“不打扰三位叙话,先行一步。”言罢,从彭家母女身边走过,直接往店门外走。

    “九妹妹。”徐朗欲追过去。

    “朗哥儿,我有几句话要与你说。”彭二太太拦住了他的路。

    “二舅母有什么话,请稍后再说。”徐朗感觉沈丹遐似乎生气了。

    “朗哥儿,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亲娘是怎么死的?”彭二太太板着脸,生气地质问道。

    徐朗看着她,眸色微沉,“怨有头,债有主,害死我母亲的是徐沈氏,与九妹妹无关。”

    “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怎么可能无关?朗哥儿,你不要犯糊涂,你母亲若是知道你这样,会死不瞑目的。”彭二太太瞪着他,恨声道。

    “二舅母,我没有犯糊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母亲若是知道,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徐朗闪过彭二太太,追到门外,沈丹遐已上了马车,“九儿。”

    沈丹遐原本撩着窗帘往外看,看到他后,反而放下了窗帘,吩咐车夫赶马离开。

    徐朗下意识地就要追上去,被常缄抓住了胳膊,“爷,你还是先安抚好彭二太太,再去找九姑娘比较好。”

    徐朗回头一看,见彭二太太怒容满面,眉头皱了一下,对这种管束,他十分反感,可是她的身份,却让他不得不容忍,先去柜台找掌柜把他买的那本兵书和沈丹遐买的书结了账。

    “二舅母可还有什么地方要去?”徐朗问道。

    “没有了,送我和昕儿回去。”彭二太太语气生硬地道。彭昕拽了拽她的衣袖。彭二太太扯过衣袖,瞪了她一眼。

    彭家母女上了马车,徐朗骑马跟着。彭昕撩开窗帘眼神痴迷地偷看他,看得小脸通红。

    “你这朗表哥,的确是个有出息的,不过二十出头,就做到了御林军从五品副使,假以时日,他再立战功,封候拜将也未可知。”彭二太太靠在锦垫上道。

    彭昕抿着唇,没有插嘴,笑得甜蜜。

    “可刚才,你也瞧见了,他跟他父亲一样,被沈氏女迷昏了头,娘怕你会走了你姑母的老路。”彭二太太叹气道。

    “母亲,您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呢。”彭昕害羞的不肯承认。

    “我是你亲娘,你想什么,我怎么会不清楚。”彭二太太横她一眼,“朗哥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也难怪你这小丫头会上心。”

    彭昕是闺中女儿,被她娘这直白的话,羞得满脸通红,“我才没有呢。”

    “没有啊,那是母亲弄错了。母亲还想着怎么撮合你和朗哥儿呢,这下就不用想了。”彭二太太勾唇道。

    彭昕不经逗,着急地道:“哎呀,母亲,我我……我是想和朗表哥在一起,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他被沈家女迷住了,怕我走姑母的老路。”

    彭二太太笑了笑,道:“那又如何?就算他俩真有意,有你祖父祖母在,朗哥儿就休想娶那沈家女进门,再说了,那沈家女不是个安分,只要……”彭二太太顿了顿,到底没把对付沈丹遐的法子告诉女儿,“这事就娘会替你想法子的,到时候你抓牢朗哥儿的心,别像你姑母那么傻。”

    彭昕羞答答地点了点头,她觉得有她娘的言传身教,她一定会如她娘一样,和朗表哥恩恩爱爱过一生。

    徐朗没有凝神去听这对母女在车上说话,并不知彭二太太打定主意要拆散他和沈丹遐,把女儿嫁给他为妻。到了彭家住的宅子,三人一起去见彭老太太温氏。彭二太太吩咐下人把彭老爷子请过去,徐朗没有阻拦,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今天既然撞上了,那就一次性解决掉。

    徐朗的外祖父共有三子一女,长子是彭笙,是其与原配杜氏所生。彭笙娶妻小杜氏,二人膝下无子,生两女,长女彭晓,七年前已出嫁;次女彭昤十岁;彭老爷子在原配故去后,娶杜氏的姨表妹温氏过来做继室。温氏生了两子一女,大儿子就是彭二老爷彭笖;二儿子就是彭三老爷彭笴,女儿就是徐朗的生母彭氏。彭笖娶妻蒋氏,生两子一女,长子彭霆,十五岁,次子彭需十岁,女儿彭昕十三岁。彭笴娶妻卓氏,生三子,长子彭震十岁,次子彭霈六岁,三子彭雷四岁,如今他们一家还在外地,尚未回京。

    温氏在西稍间的榻上翻看经书,她如今年近六旬,但保养得宜,看起来像四十出头的样子,徐朗的容貌有七成得源于她。看到外孙过来,温氏很是开心,招呼他坐下,让婢女上茶水点心。

    “外祖母不必忙碌,我坐一会就走,宫里还有公务要处置。”徐朗淡然道。

    “朗哥儿是真有公务要忙,还是赶着去哄那个沈家的狐媚子啊?”彭二太太阴阳怪气地道。

    “二舅母你若再出言羞辱九妹妹,休怪外甥不敬。”徐朗冷声道。

    “都好好说话。”温氏看了彭二太太一眼。

    “昕儿,你先回房。”彭二太太打发彭昕先行离开。

    彭昕前脚刚走,彭老爷子就来了。

    “朗哥儿,过来有什么事?”彭老爷子问道。

    “公公婆婆,是儿媳有事要禀报。”彭二太太欠身道。

    彭老爷子在榻上坐下,两老对视了一眼。温氏起身,亲手奉了茶给他,彭老爷子喝了口茶,道:“有事就说。”

    彭二太太把在书铺遇到徐朗和沈丹遐在一起的事说了出来,“那沈家丫头,小小年纪就长了一副勾人样,公公,您说说朗哥儿吧,别头脑发昏,把仇人当亲人。”

    徐朗在彭家表现的很温和有礼,娘亲舅大,彭二太太自持能压下徐朗,说话毫无顾忌,有什么说什么,却忘了,徐朗能在渣生父毒后母的打压下,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是好相与之人。

    彭二太太不知,彭老爷子却不会犯这种错误,“朗哥儿,你是否打算娶那位沈家姑娘?”

    “今生我非她不娶,等她及笄,我就会上门提亲。”徐朗坚定不移地道。

    “不行,你娶沈家女,那昕儿怎么办?”彭二太太着急地道。

    温氏皱眉,“这与昕儿有什么关系?”

    彭二太太一哽,她总不能直言彭昕喜欢徐朗,要嫁给徐朗吧?

    “好,提亲时,若用得上外祖父,你就来知会一声。”彭老爷子笑道。

    彭老爷子的态度,让徐朗心中的愤怒减少了,收敛散发出来的寒气,彭二太太懵了,事情的发展跟她预料的不一样啊。

    “多谢外祖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徐朗告辞离开。

    彭二太太还要说什么,彭老爷子盯着她,沉声道:“朗哥儿把话挑得这明了,与徐家再联姻一事不要再提。另外给昕姐儿相看人家。”

    “是。”彭二太太不敢和彭老爷子犟嘴。

    ------题外话------

    把扎针的时间改在上午了,明天应该可以早点更文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