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一对亲家

小说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一对亲家
(小说读http://www.xiaoshuodu.com)    九月二十三日,立冬;袁清音屋里养着个小婴孩,早早的就通了炕,烧起了地龙;沈丹遐昨儿去书铺买书,却因彭家母女的原因,没买回来,闲极无聊,就去袁清音那边逗小侄儿。

    半岁大的三月三,已能坐稳,穿宝蓝色绣小马的薄棉小袄,白白嫩嫩的,憨态可掬,沈丹遐在喂他吃牛奶羹。三月三性子急,一口吃完,就要吃第二口,沈丹遐稍微慢点,他就小手乱抓,嘴里咿咿呀呀呀地喊,催他姑姑赶紧喂他。

    “臭小子急什么急?很烫啊,等姑姑吹冷了就喂你。”沈丹遐试了下温度,合适了,这才喂给三月三吃。

    沈丹遐喂完三月三牛奶羹,解开他的尿布,给他把尿,三月三闹脾气不肯乖乖解,在她怀里打挺,沈丹遐差点抱不住,“臭小子不许争尿,赶紧屙。”

    三月三哼哼唧唧的,沈丹遐跟他杠上了,最终三月三拗不过他姑,噘着小嘴,把尿屙了出来。

    “你这个臭小子,这么一大泡尿,你还争。”沈丹遐帮他把尿布包好,交给他的奶娘,让她抱走哄他睡觉。

    “妹妹,快来,这芋头好像烤好了。”袁清音守在炭炉边,拿着火钳在拨弄炉里的几个小香芋。

    “来了来了。”沈丹遐洗了手,赶忙走了过去,“弄一个出来看看有没有熟?”

    袁清音夹了一个小香芋出来,婢女拿来一个碟子装,拿筷子扒开皮,还没听,就听到沈柏寓在外面道:“好香好香,你们在吃什么?”

    说话间,沈柏密和沈柏寓走了进来,因为天气寒冷,两人的脸和鼻尖被冻得通红。沈丹遐讶然问道:“大哥小哥,你们怎么过来了?今天不用在书房勤读诗书吗?”

    “离春闱还有五六个月,不着急,你不是说过上吊还要喘口气,今天好歹让我和大哥喘口气,快累死了。”沈柏寓不笨,却是个贪玩的,参加乡试和会试有很大原因是为了娶严素馨,如今他和严素馨婚事已定,动力消失,他又变得懒散了。

    “行,让你喘口气,来,尝尝我和嫂嫂烤了芋头和鸡蛋。”沈丹遐大方地道。

    袁清音把炭火里的芋头鸡蛋拔拉了出来,装在碟子里放凉了些,四人分食,正吃得津津有味,侍琴进来了,禀报道:“姑娘,徐表少爷来了,来送姑娘昨儿在书铺里买的书。”

    沈丹遐翘了翘唇角,问道:“他在哪呢?”昨儿回到家后,沈丹遐想通了,觉得自己那醋吃得真是没有必要。

    “在祉园的暖阁里等姑娘。”侍琴笑道。

    沈丹遐把手里剩下的鸡蛋塞进嘴里,喝了口温茶,拿帕子擦擦嘴角,“大哥,嫂嫂,小哥,我回祉园了。”

    沈柏寓见沈丹遐就这么走了,扭头看向沈柏寓,还有点不太置信,“大哥,妹妹和朗哥儿……”

    “过了年妹妹就及笄了,等你成亲,妹妹就该出嫁了。”沈柏密已基本接受徐朗会成为妹婿的这个事实了。

    “朗哥儿身手好,他要是欺负妹妹,我打不过他。”沈柏寓苦着脸道。

    沈柏密横了他一眼,道:“朗哥儿不是那种人。”夫君好,不需要娘家人出面撑腰。

    虽然沈丹遐并不生气了,不过见到徐朗时,不但绷着小脸,还走到他面前,抬脚往他的鞋上狠狠地踩了几下,看着他绣祥云的月白色锦靴上交错的鞋印,满意地挑了挑眉,凶巴巴地道:“让开。”

    “不让。”徐朗看她恼怒的样子,可爱极了,故意与她作对。

    沈丹遐瞪圆杏眸,狠狠地剜他一眼,绕过他,进了暖阁。徐朗跟着她身后,走了进去,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道:“九儿,我们好好谈谈。”

    沈丹遐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小嘴一噘,把头侧开,不理他;徐朗低头看着握在掌中肉肉的、白嫩细滑、未染豆蔻的小手,好声好气地道:“九儿乖,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沈丹遐轻哼一声,“表哥表妹,亲上加亲,多……”

    好字还没出口,唇瓣就被堵了个结结实实。徐朗是血气方刚的男子,面对的是自己的心上人,根本把持不住,骨子里的狠劲亦被她的话激发出来,含住她的嘴,用力地吮吸。

    沈丹遐习惯了徐朗的温柔,突然被他如此凶猛的对待,有些被吓着,发出几声委屈的嘤咛声,双手抵在他的胸前,想要推开他;可徐朗不肯松手,紧紧地箍着她,狠狠的亲着她,而且越吻越重,双手也不规矩起来,仿佛要将她吞进肚子里去。

    沈丹遐急了,重重地咬了他一口,疼痛让徐朗回过神来,将人松开,看小姑娘双眸水润润的,心中一紧,伸手要去摸她的脸颊。沈丹遐向后一缩,怒瞪着他,“不许碰我。”

    徐朗叹气,却没有听她的话,长臂一伸,再次将人搂入怀里,见她用力挣扎,道:“九儿,别说绝情的话,我的心会痛。”

    高大俊美的男子,做出伤心的可怜表情,让沈丹遐心软成了一滩水,道:“我真没生气,我和你也是表哥表妹,我们亲上加亲不好吗?”

    徐朗听这话,顿时眉目含笑,低头轻啄了下她微微红肿的樱唇,道:“再好不过。”

    瞧见她胸口处被他揉得乱糟糟的衣裳,徐朗伸手替她整理,沈丹遐没有拒绝,由着他动手。徐朗又老老实实的将昨天去彭家的事,告诉了沈丹遐,知道彭老爷子并没有反对,沈丹遐眸光微闪,笑问道:“若是他不同意,你要怎么办?”

    “娶亲的人是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左右我的意思。”徐朗霸气地道。就是他最为尊重敬爱的祖母也一样。

    “若是你祖母和我母亲不同意,你要如何?”沈丹遐犀利地问道。

    “我会说服她们。”徐朗唇角上扬,“我祖母,早就知道我心悦你,就盼着我将你娶过门。至于陶姨,她若是反对,今天就不会让我把书亲自送到祉园来了。”徐朗心里清楚的很,这些年在岳母面前没白表现。

    沈丹遐笑了起来,这个由彭家母女引起的小插曲,看似过去了,可如今彭家人已进京,和沈家人难免会再遇上。

    二十七日,徐纹及笄。陶氏带着四个女儿一个儿媳去参加,徐纹的亲事还没着落,正宾请的是徐三老夫人,有司赞者由徐纹交好的姑娘充当。

    徐纹是沈妧妧所生的嫡次女,她的及笄礼,彭家人是不会参加的。可十月初二,徐大老夫人六十九岁的寿辰,沈家人和彭家人就不可避免的要遇上了。

    徐奎已是礼部尚书,位高权重,掌管各类礼仪、科举考试以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务。宴请的俱是锦都城的勋贵官宦之家,宴上自是乐声喧哗,笑语盈盈。

    因还没到开席的时候,宾客们三五成群的凑成几个小圈子,或打牌、或听戏、或说话。十月的天气已然寒冷,徐奎为宴客,特意搭了暖棚,棚里有戏台,戏台上正演着喜庆的折子戏《双富贵》。

    沈家人先到,沈妧妧将沈母和三个嫂嫂以侄儿媳侄女们迎进了厅里,徐大老夫人端坐在正位上,和徐三老夫人在说话。徐萝遇刺身死,徐二老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病卧在床,今日没有前来为长嫂贺寿。

    徐大老夫人不喜欢沈妧妧这个儿媳,对沈家人同样不待见,连眼角余光都没给沈家人,直到她身边的婢女提醒她道:“老夫人,沈九姑娘在给您问安。”

    徐老夫人这才转眸看了过来,弯弯嘴角,虚扶道:“好孩子,不必多礼,起来吧。”

    沈丹遐起身退到陶氏身旁去了。

    徐老夫人斜了眼沈妧妧,道:“你招呼你娘家人去一旁坐下吧。”

    沈妧妧应了声是,领着娘家人去花厅一边坐下叙话。刚说了几句话,徐三太太就领着彭家人进来了;彭家是徐家的姻亲,又有徐朗在,这亲没法断干净,是以今日宴请自然也请了彭家人。彭家来的是彭老太太温氏、彭大太太小杜氏、彭二太太蒋氏和彭昕、彭昤两姐妹。

    徐老夫人看着温氏,就红了眼眶,当年温氏相信她,把女儿嫁了进来,她却没能护住那孩子,让她被她那混账儿子活活的给气死了,她对不起她这个小妹子。

    “老姐姐,好久不见,我过来给您祝寿,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长命百岁。”温氏知道女儿的死怪不得徐老夫人,笑盈盈地道。

    “你这嘴呀,还是这么会说,快过来坐,快过来坐。”徐老夫人对温氏的态度和对沈母的态度,天差地别,由此可见她对沈妧妧的成见有多深,那怕彭氏只做了她两年不到的儿媳,沈妧妧做了她十几年的儿媳,她仍然更看重彭家这门姻亲,而不是沈家。

    见徐老夫人这态度,彭二太太大喜,目光一转,看到坐在花厅一角的沈家人,抬腿就往那边去走去。徐三太太就怕彭家人和沈家人撞上,忙道:“亲家二太太,我们这边请。”

    彭二太太存心要挑事,岂会听她的,径直走了过去。徐三太太暗暗叫苦,只盼着一会不要闹得太难看。虽说十几年没见面了,但沈妧妧一眼就认出了彭二太太,见她过来,皱了皱眉头。彭二太太敷衍欠身行礼,道:“沈老太太,好久不见了。”

    沈妧妧很不情愿的起身,给彭二太太行礼。彭二太太是彭氏的二嫂,依礼法,也就成了她的二嫂了。林氏、周氏和陶氏与彭二太太相互见礼,沈丹遐几个小辈也给彭二太太行礼,看彭二太太过来,沈丹遐脑子里就冒出四个字,来者不善。

    “是,是有许多年不见了。”沈母勉强笑道。继室的娘家人在原配的娘家人面前,原本就矮一头,再加上沈妧妧是以不光彩的手段嫁到徐家来的,要面子的沈母,真是一辈子都不想和彭家人打交道。

    “我记得上次见面,是在我家小姑子的忌辰。”彭二太太冷冷地道。

    沈母假笑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亏你记得这么清。”彭氏都死了十几二十年了,坟上的草都有一人高了。

    “过去再久,这事都不会忘的,毕竟每年三祭,沈家妹子是要到我家小姑子牌位前行礼的。”彭二太太话中带刺,暗指沈妧妧得在彭氏面前执妾礼。

    “那是不能忘了,毕竟你家也有位要对着牌位行礼的人。”沈母刻薄地道。原配有什么了不起的,早就是黄土一堆。

    彭二太太脸色发青,她的婆母也是继室。

    温氏这时也注意到这二儿媳去寻沈家人麻烦,皱眉了下眉,让小杜氏去把人给叫过来。小杜氏性子柔顺,温氏待她不错,如是听话的过去叫人。彭二太太没在沈家人面前讨得便宜,顺势跟她走开了。

    沈妧妧招呼大人,徐纹带着姐妹们也在招待各府随大人们一起来的姑娘。虽说女子无才就是德,但未出阁的姑娘聚在一起多是谈论诗词,再由诗词聊到衣裳首饰。

    大家正好好的说着话,突然彭昕嚷嚷道:“小妇生的就是小妇生的,上不得台面。瞎撞什么,没长眼啊,撞伤了我,你担待不起。”

    她说得大声,旁边的人都听到了,沈丹遐扭头看了过去,彭昕瞪着沈丹遐,道:“看什么看?一个嫡出的连个庶出的管不住,让她在这里瞎逛。”

    沈丹遐见沈丹迅垂头站在那儿,眸光闪了闪,要是沈丹念和沈丹逦,或许有可能是两人去得罪了彭昕,沈丹迅这个聪明人,是绝对不会去惹事生非。沈丹遐立刻判定是彭昕有意,找沈丹迅的麻烦。

    “十一妹妹,没见过螃蟹走路吗?还不快过来,别在那儿挡着道。”沈丹遐淡定地道。

    螃蟹怎么走路的?在座的都知道,掩嘴偷笑,彭昕气愤地问道:“你说谁是螃蟹呢?”

    “彭姑娘觉得我在说谁呢?”沈丹遐浅笑问道。她没指名道姓,彭昕要对号入座,她不介意的。

    彭昕到也不是太笨,一下反应过来了,跺脚道:“你,你欺负人,我告诉表哥去。”言罢,就跑了出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小说读 http://www.xiaoshuo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