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逢时
作者:瑾飒
正文
正文 第1章 离婚选择
    叶芷红着眼睛看着前面排着队领结婚证的人,心中无限伤感,这里的热闹气氛与她这儿的低气温形成了强烈的反比。

    她低头看着手上这本绿色的小本子,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想到还躺在医院里,等待救援的儿子,她都快要奔溃了。

    一抬头,就看到上完洗手间,甩着手上水的罗志拽拽的走过来。

    他嘴里叼着半根烟,眯着眼睛嘲讽的与她对视着。

    叶芷赶忙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不让他看到。

    罗志嘴里叼着根还没点燃的烟,拽拽的走过来,一脸的痞子的模样。

    “呵!坐这儿干嘛,等我把东西送给你么?还不快自己回去拿?”罗志丢下这么一句冷漠的话,转身出了民政局。

    叶芷嘴角噙着苦笑,拿着包也跟着走,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罗志在等出租车,包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叶芷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脸上露出一丝惊恐。

    没错,她很害怕。

    可就算再怎么害怕也得接电话,叶芷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按下了接听键。

    “天豪酒店3103房,我只给你一个小时。”

    电话里的声音冷的像块冰,冰冻住叶芷浑身的血液,“好”字还未说出口,对方已经挂断了。

    叶芷看看手表,一个小时抵到天豪酒店还是有些困难的,这里离那儿很远。

    看来,得抓紧时间了。

    罗志看她那一脸焦急,恨不得立刻就爬上男人床的急切模样,心里一阵恼火。

    大步上前,一把拽住了叶芷的胳膊,怒吼着:“怎么,连回家拿东西的时间都没有了?你还真是犯贱啊,这么迫不及待的。

    不对,你是不是在外面偷认?好啊你个贱人,竟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搞?”

    “你别胡说八道,我可不是你,滚开!”叶芷赶时间,更不想听他在这里废话,用力的挣扎着想推开罗志。

    可是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能比得上一个男人,何况这男人还是在暴怒的情况下。

    “我怎么了,啊?我哪里对不起你了是吧?你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说我啊?啊?”

    “叶芷,你特么就是个贱人,做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别特么的在这里恶心人,我呸!”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叶芷的脸憋得通红,她是为了钱?

    呵,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厚颜无耻、蛮不讲理的男人?

    偏偏,还好死不死的让她遇见了,叶芷真是后悔莫及,肠子都悔青了。

    “滚开!”叶芷气急,张嘴就要咬上罗志的胳膊。

    罗志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了叶芷,让她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她不顾手心磨破的疼痛站起来,冷冷的看向罗志:“我告诉你,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做什么都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拿着那些贱人给你的钱滚,滚得远远地。”

    叶芷抹抹脸上的泪水,不管后面罗志怎么谩骂,也不管旁人对她的指指点点,跑上了出租车。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听使唤的掉落下来,苍白的脸早已经被泪水湿透,叶芷咬着自己的胳膊着痛哭着,她不敢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只有这些疼痛才能暂时的压抑住。

    可是胳膊上的疼痛,又怎么比得上心上的疼?

    这一切,不都是她自找的么?

    司机透过后视镜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哭了一会儿,叶芷看向车窗外,这个点街道上还有很多车,有些堵。

    一个小时,是不可能抵达天豪酒店的,叶芷拿出手机,双手颤抖的打下了那几个字:“抱歉,请你再等我一会儿!”

    发过去后,叶芷吸吸鼻子,紧张的等着对方的回复,等了几分钟,他那边并没有回过来。

    叶芷再次看向车窗外,看到街道边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摔倒了,她紧张的趴在车窗上看着,直到孩子的母亲过去将孩子抱起来。

    孩子哭着扑进了妈***怀里,妈妈把棒棒糖递给他,男孩才破涕为笑。

    想到自己苦命的孩子还在医院躺着,眼泪又不争气的要掉下来了,叶芷揉揉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背……

    ……

    三天前的晚上,她刚下班回到家,就看到小康躺在地上,脑袋被撞破昏迷不醒。

    她的魂都要吓没了,看到沙发上睡的跟个死猪一样的罗志,她虽然气愤却不好说出口,只好自己一个人带小康去了医院。

    医生告诉她小康因为头部遭受到严重撞击,导致脑淤血,必须要进行大型脑部手术,而且需要很大的一笔费用,这笔费用叶芷根本承担不起。

    她刚回到家想要跟罗志商量商量,可是回到家,除了空气里残留着刺鼻的酒精味儿,还有那翻倒的桌子,哪里还有罗志的身影?

    她给罗志不停的打电话,打了很多通都没人接听,等到她第十次打过去,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

    “他去洗澡去了,一会儿我让他给你回电话。”

    第十次电话以这样的结尾宣告而终!

    一连两天,叶芷都在医院守候着,眼泪流干了再流,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在床上受苦,却没有任何办法。

    她恳求医生先给孩子做手术,可是得到的只有医生的摇头叹息和医院催促交钱。

    她根本联系不到罗志,好不容易找到罗志,还是在别的女人被窝里。

    “就算我砸锅卖铁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啊,又不是我儿子。”

    “那孽种,死了就死了,何必花那冤枉钱。”

    罗志无情的声音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罗志根本不想出钱给小康做手术,可若不是因为他,小康又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呢。

    叶芷无计可施,只能默默地承受着丈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以及还在受苦的儿子。

    日子已经过不下去,这五年来,她忍受的已经够多了,无论是罗志带女人回家鬼混,或者是喝醉酒对她拳打脚踢,她都已经受够了。

    如果不是为了小康,她又怎么会这么忍辱负重、委曲求全?

    这些天,她辗转反侧,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婚这一条路。
正文 第2章 痛苦回忆
    叶芷低头垂泪,想到这些伤心事儿,刚止住的眼泪又掉下来了,眼睛酸涩的发疼。

    这五年,她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果然所有男人结婚之后都是会变的,结婚前说好的那些话,什么海枯石烂、山盟海誓都是骗人的,都会随着时间的渐变发生逆转,产生厌恶。

    罗志爱喝酒,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不省人事,醒了要是饭还没有做好,就会殴打叶芷,说她是一个被人抛弃的贱人,是他勉为其难的娶了她,才没有让她跟小康流落街头。

    罗志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每天混日子,要么就是伸手问叶芷要钱花。

    小康也的确不是罗志的亲生儿子,可是他说过的,他说他会把小康当成自己的孩子,不会讨厌不会憎恨他,叶芷才会含泪答应嫁给他。

    随着小康慢慢长大,罗志对他们母子的态度也大不如前,对小康更是不待见,只要小康开口问他要一分钱,都会被他打的鼻青脸肿。

    小康刚上学天,罗志为了阻止她带小康去报名,还将他们母子两个锁在屋子里,把家里的钱全都拿走了,饿了她们母子整整两天。

    叶芷心疼小康挨饿,偷偷的带着他从窗户逃了出去,还因此摔断了胳膊,好不容恳求着校长将小康收了,回到家得到的却是罗志的殴打,罗志也不管叶芷还受着伤,拿着扫把使劲的打着她们母子。

    后来,罗志愈演愈烈,不仅是酗酒打人,还经常晚上不回家,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回来。

    罗志不仅不帮她,还跟那狐狸精一起说那些侮辱的话。

    为了小康,叶芷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隐身下去。

    可是这次,叶芷不想忍下去了,罗志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小康看到了想要过去扶住他,却被他一巴掌打的磕在了桌角上,现在小康生死未知,罗志还在推卸责任。

    看到地上那些刚珠子,叶芷还以为是小康自己摔倒的。

    要不是昨天罗志自己喝醉酒说出来,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小康是怎么受伤的。

    所以,叶芷选择了以离婚来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

    “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根本就不该这么一直承受。”叶芷苦笑着说。

    司机听到回头看了她一眼,支支吾吾的问:“那个,小,小姐,您还没有说你要去哪里呢。”

    “不好意思,天豪酒店!”

    想到在酒店里等待着她的那个人,叶芷心拔凉拔凉的。

    两天前,她在医院柜台那儿交钱的时候,刚好遇到了他,薛康!

    六年不见,薛康身边已经多了一位,那个女人很漂亮高贵,一身昂贵的名牌,人家一双鞋子就能抵得上她家好几年的消费。

    贵妇手里拿着检验单,应该也是去医院检查的,去妇产科检查,用脚趾头也知道是检查什么了。

    薛康还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只是他看人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冷冽,没有了之前那份温柔。

    叶芷低着头一直不敢认他!

    “小姐,这是您的医疗账单,请您看一下!”护士小姐把账单给叶芷。

    她看到上面的天价数字差点没有晕过去,就算她去借高利贷,也没有东西抵押,五十万呢,她上哪里去弄那五十万?

    “那个,你可先等我一下,我去,我去拿钱!”叶芷无计可施,看到薛康跟那女人一起上楼去了,最终狠下心来跟了过去。

    跑到妇产科那儿,薛康一个人站在走廊的尽头吸着烟,他的身形还是那么的削瘦,周边的气温也很低,叶芷走到了一半就不敢再往前面走了。

    好不容易决定了,到真的要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她又退缩了,刚转身要走,就听到薛康的冷笑声。

    “呵!”听到薛康的冷笑,叶芷停下了脚步。

    想着小康还在病房,怎么说,薛康也有一定的责任不是?

    何况,小康还是薛康的……

    “好久不见!”叶芷硬着头皮,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身侧,她的指甲深深的陷在手心里,疼,却能让她清醒。

    薛康冷冷的瞥着她,一字不发,等着叶芷的下一句话。

    叶芷不知所措,尤其是看到薛康那冷的快要冻死人的眼神,她直接底下了头,说着连自己都觉得羞愧的话:“薛总裁,能不能,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我有钱了就还你。”

    一听到“钱”这个字,薛康的眼神更冷了,他板着帅气英俊的脸,拿掉了嘴里烟,抖了抖烟灰,好看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笑:“一见面就问我要钱,怎么,当初不是给了你那么多钱么,不够你花的?”

    叶芷没有做什么辩解,只是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她已经放下了所有的脸面如此恳求了,既然有求于人,就应该做好这种被人羞辱的准备,所以她不后悔。

    “我……”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恨,我凭什么要给你钱?”薛康扔掉手里的烟,用力的踩着。

    叶芷余光瞥到那被踩烂了的烟头,那感觉就像是踩在她脸上一样,她使劲的扣着自己的手:“求你,帮帮我,我没有办法了。”

    当初离开他,她也是迫不得已的,可是,她不能说,更不能让薛康知道。

    叶芷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快速下降,直到一双擦得锃亮的黑皮鞋落入了她的视线。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啊,那你就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觉得你可怜,真的会施舍一点给你。”

    叶芷痛苦的闭上眼睛:“是不是只要我跪下,你就会借给我,我肯定会还你。”

    她特地加重了会还钱这句话,她可以不要尊严不要脸面,什么都可以不要,她只要能拿到钱。

    “或许!”他冷漠的看着她,就像当初她离开他的时候一样。

    “好!”随着这一声好字落下,叶芷毫不犹豫的双膝跪下,她依旧低着头,她根本不敢去看薛康的脸。

    薛康“不小心”的踩在叶芷的手背上,居高临下的问:“既然你这么喜欢钱,是不是只要给你钱,你什么都愿意?”